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一把砍刀平大唐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斯墨人的小矮马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作者:碳烤土豆 | 更新时间:2019-12-03 09:21:2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超强兵王在都市九星霸体诀近战狂兵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重生之都市仙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哥哥万万岁
  当那个汤章威离开了西戎城的消息传出之后,那个瓦丁人的头领范兰特他立刻召集了手下的大军,他们准备进攻那个西戎城了。¥♀八¥♀八¥♀读¥♀书,.2≠3.o◆

  那个鲛人帝国的珍珠部落依然不肯出兵帮助那个瓦丁人,但是鲛人帝国的其他部落他们却很积极。

  那个周昂张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手下,愿意充当急先锋。

  章嘉琪也带着自己勉强募集的那些大唐的江湖人士,声称要彻底摧毁那个西戎城。

  只有那个鲛人帝国的珍珠部落,他们依旧将宝押在那个汤章威的身上。

  鲛人帝国的其他部落,他们看到那个珍珠部落没有行动,他们也感到有些奇怪,不过这些鲛人帝国的大佬们,他们一想到那个珍珠部落一直和他们若即若离,就马上放宽了心。

  这个时候,那个汤章威正带着手下,和那个斯墨人激战。

  斯墨人,他们和那个汤章威他们激烈的交战,但是他们对那个鲛人帝国的人并没有戒心。

  可是,那个珍珠部落却是支持汤章威的,这下子让那个斯墨人吃了大亏。

  汤章威他们攻克了那个宝石矿,同时将那个斯墨人的小矮马全部俘获了。

  那个胡黄牛他们见那个汤章威对那个斯墨人的小矮马十分在意,他们不禁有些好笑,毕竟那个大唐本土和大唐的海外行省,从那个汗血宝马,到各种各样的好马层出不穷,他们搞不清楚为什么那个汤章威就喜欢那个斯墨人的小矮马。

  韦婉儿的心神剧烈的一颤,一股寒意

  “唐昭宗,你似乎找错对象了!”唐昭宗神情一冷,眉宇之间突然罩上一层煞气,他哼一声,不屑的扬声大笑,旋即以冰冷的口吻,道:

  “你侮辱我们瓦丁人”韦婉儿见情势不对,对自己十分的不利,他深知此时已非唐昭宗之对手,心念转动,沉声的道:“皇上,我们先回去!”

  那些瓦丁人的弟子象是遇上大赦一样,纷纷飘身跃上马去,燕玲贵妃见情势演变至此,只是暗叹一声,领着手下和韦婉儿并肩离去。

  胡多多和何小媛这时也奔出数里之外,急着去照顾罗献身上的伤势,夜深沉了,黎明的步子正在缓缓的移动,在慢慢的驱逐着夜的幽影

  冷清的漠野上没有一丝人迹,旋滟的阳焰自云空中斜斜洒落下来,投落在这一片黄滚滚沙泥茫茫的一片,黄澄澄的一片,隆起的沙丘,青黄的仙人掌形成一副大漠的特有彩色,三个行旅,踽踽地孤独行走

  “遂宁公主,我们到这山上去避避风吧”韦婉儿怀疑的道:“大漠万里无云,根本没有一丝风的信息,你这样肯定的说有风暴要来,我看你不要弄错了”“不会!”唐昭宗有把握的道:

  “我在这里待的时间太久了,大漠的一切变化我差不多都能看出来,不信在一个时辰之后,你就可知道我猜测的对不对了”

  韦婉儿轻轻撩起洁白的手掌,理了一下额前飘乱的发丝,她虽不信平静的大漠会骤然狂风怒吼,风暴乍起,可是唐昭宗所给予她的信念太坚定了,她将唐昭宗看成了神,他的每一句话都是绝对的,所以她凄迷的一笑道:“全看你的了”

  大红翘起了尾巴长长的低鸣了一声,播开四蹄向小山之中奔去,韦婉儿尾随而上,两人不知不觉到了半腰之上,谁知两人方始自马背上飘落,背后己响起一股劲啸的大风,韦婉儿回头一望,只见在那空旷的大沙漠里卷起一股黑黄的大风柱,刹时,沙悉射,烈阳潜隐,神密的大沙漠完全罩在一片风的怒吼中

  “唏唏唏——”血汗宝马突然悲鸣了一声,身形如矢,陡地飞身向山上奔去,唐昭宗和韦婉儿同时一楞,没有料到这匹千里神驹何以会抛弃主人不顾,独自失常的狂刮奔驰,唐昭宗斜斜一跃,焦急的喝道:

  “大红”飘浮的红影恍如一朵红云似的消逝,唐昭宗和韦婉儿晃身直追,等到两人到达山峰之上,已失去血汗宝马的影子,韦婉儿神情一凝,伸手指了指山中的那一个小谷,道:

  “白无敌,你看那个小谷”在那个小山谷里,这时居然是一片翠绿,婆娑的树影,青绿的草丛,最令人奇怪的是这谷里,尚有一条麻石铺就的石径,直通谷底,唐昭宗一怔,禁不住被这个神奇的地方所吸引住,他脑海之中意念一动,忖道: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这里隐有世外高人,还是前朝遗民避难至此,这里隐秘异常,人迹罕至,莫不是江洋大盗坐地分脏之处”

  这些纷沓的念头在他脑海之中一闪而逝,他向韦婉儿一招手,身形陡地一旋,顺着山石向谷底落去。→?八→.?八**读??书,.↓.o≥身形甫落谷底,一阵清馥的花香飘送而来,中人鼻息欲醉欲痴,韦婉儿深深的吸了口气,轻笑道:

  “好香的花,我们进去看看”唐昭宗凝重的瞥了四周一眼,道:“萍萍,这个地方不比寻常,仅看这里的栽植就知此间主人绝非俗人,或许还是武林前辈”“话音未逝,他陡地觉得有一道无形的气体向自己身上推来,急忙一个旋身顺手一带韦婉儿,飘退五步。“嘿!”冷冰的低嘿声在耳中响起,只见一个装束怪异的汉子,满含敌意的瞪着他俩,这汉子赤足坦臂,手里提着一柄长剑,他冷冷地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来这里有什么事?”

  韦婉儿见这个汉子口气不善,一身装束简直不是中原人氏所有,尤其是手臂上套着两个金环,走起路来会发出金击之声,她闻言秀眉一竖,冷冷地道:

  “你是干什么的?躲在这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个赤足的汉子身形突然大变,冰冷的目光里刹时涌满了无限的杀机,他闪身将长剑探出,沉声喝道:“你们找到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二位朋友,凭你们那点道行还差得太远,识趣的给我放下兵器”

  韦婉儿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是谁?”这汉子冷冷地道:

  “叫汤章威的就是我,小娘子,你长得倒象个人样,我真不忍心将你一剑杀死,还是叫你的汉子来吧,也许他还堪我一击”

  这个人嘴里的话声太粗,韦婉儿虽然和唐昭宗相恋已久,也不觉得满面羞红,她气得全身直颤,恨不得立时出手教训这汉子一顿,可是唐昭宗始终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冷冷地望着汤章威,她向唐昭宗瞥了一眼,征求他的意思。

  唐昭宗双手一拱,道:

  “这位朋友请不要误会,在下有一匹牲口不慎失落在贵山,如果那头牲口在贵处,请交给在下,”“嘿!”汤章威冷笑道:

  “鬼话,半掩山素无人迹,怎会这里丢掉东西,野汉子,我们没有什么可说的,如果你能赢得我手上这个伙计,不要说是区区一个牲口,就是皇帝老子的头上宝冠,我也能赔得起,只是恐怕你没那个能耐”这个人口气之大态度之硬,迥天剑客唐昭宗还是初次遇见,他怔了一怔,猜测不出这个人倒底是什么来历,当时将脸色一沉,冷冷地道:“朋友,还是请转告贵主人一声,我们不敢打扰贵主人的清修,只望能将在下之失骑放回”

  汤章威斜挥一剑,沉声道:“不要多说了,你只要赢得在下手中宝剑,敝主人自然会见你,还保险将你们的东西找回,不过你若在我手下走不过十招,根本不配见我主人之面,在下就能代主人修理你们两个不怕死的野种,切记,仅仅十招而已,这十招关系你俩的生命,与敝主人的荣辱”他轻描淡写的一剑挥出,都已显示功力的深厚,唐昭宗心中一凛,可瞧出这汉子不简单了,单从对方的握剑的姿式上,已知这人在剑道上确实下过一番苦功,否则他也不敢说出这样的大话了。

  汤章威手下丝毫也不留情,交待清楚之后,身子向前连跨三步,手中长剑突然在空中一颤,数缕剑影片片洒出,点向唐昭宗身上重穴之处,俱是诡异幻化招式。

  唐昭宗凝重的大喝一声,身形斜斜飘起,呛地一声,一蓬旋滟的剑光脱空跃起,大唐宝刀化作一缕银练迎向对方的长剑,叮然声中,双方身形同时一晃,俱暗骇对方这种神奇通灵的剑招剑术,是自己平生所遇的劲敌之一。

  汤章威嘿嘿地一笑道:

  “阁下这招‘鸿飞九幽’可谓施到绝顶”

  唐昭宗没有料到自己甫出一招,对方便能认出自己的招式,而自己却没有看出对方是出于何派的剑技,相形之下,岂不是自己的剑法要逊于对方太多,他一念至此,惧戒之心立生,暗中将功力逼聚剑尖之上,静静的等待对方这致命的一击。

  汤章威击出一剑之后,并没有立时动手,他凝重的望着对方,两只冷寒的日子益发变得冷寒,他凝重地道:“这招你要注意了,我出手之时绝不顾丝毫之情,剑势一发,立时可见分晓,你自己得好好应付!”

  他随手抖剑一指,缓缓的朝唐昭宗劈去,这一剑轻灵中透出神奇,缓慢中隐含风雷,论架式极不象是在较技,可是那层层推动的剑风嗤嗤作响,韦婉儿看得心神大颤,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口腔之外,紧紧的望着唐昭宗。

  唐昭宗巍如泰山,对那连串刺耳的剑风声毫不理会,手中长剑仅是平稳的嗒在胸前,斜曲而出,却并没有出手的意向,令人怀疑的是他这时凝重中又带着清悠,索性将双目垂落,对汤章威所推来的寒剑瞧都不瞧一眼。

  汤章威双手握着剑柄,凝重的向前推动,可是他的双足钉在地上却不敢移动分毫,剑芒妙闪,已逼及唐昭宗前胸,他还没有迎架或是伤敌的动作,汤章威看看自己的剑尖离对方仅及三寸之时,突然一撤长剑,狠狠地道:

  “你怎么不动手?”唐昭宗双目一睁,淡雅的道:“我动手就败了,你这一手制动,只要我一露痕迹,不论那个部位都在你的剑刃范围之内,我只有静中求动,动中求静,对于你的攻势不理不闻,这就是上策!”

  汤章威冷笑道:“我只要略进三寸,你就死在我的剑下了!”唐昭宗朗朗大笑道:

  “那你为什么不出手呢?我已看出你的剑长不及远,就差那么三寸而无法取得人的优势,你的剑法虽然凌厉却并非是没有缺点,象刚才那种情形要是换别人,此刻恐怕已经躺在地上了,恩兄,你说是么?”汤章威脸色稍松,冷漠中浮出一丝钦敬之意,他冷冷地道:

  “这么说阁下是比我高明了”唐昭宗摇摇头道:

  “高明倒谈不上,不过是因地制宜,这时想出pò jiě你这一招的方法而已,如果恩兄抽剑变招,两招同施的话,在下就没有办法承受的住了”

  汤章威虽然没有出现过江湖,但对各家各派的武学却很清楚,他见唐昭宗毫不隐瞒的将自己的弱点说了出来,心中更加敬佩,只是始终将唐昭宗看作敌人,在各方面都存了提防之心,所以他斜曲长剑,问道:

  “阁下果然是个大行家,听你说了这么多的道理,你也总得露一手给在下瞧瞧,否则余下八招我只好再次领教”这种要求并不算太过份,象汤章威这种身手的人骤然碰见一个可堪言敌的高手,那能不砰然心动,他晓得在见识方面不如唐昭宗,在武功方面也一定稍逊一点,所以他要求唐昭宗露一手,只要对方表现的能够过去,这次比斗在这里也可以结束了。

  唐昭宗可为难了,他虽然在剑道上修养很深,却不知该施出什么招式比较恰当,又要使汤章威死了这条心,又要在不伤和气的情形下收手,他脑海中念头直转,登时想使出达摩三剑中的起手式,这招虽烈,却深藏而含玄机,寻常人根本看不出这是一招什么式子,他肯在汤章威面前露出这一手,可见得他是如何看重汤章威了,唐昭宗双手握柄,大唐宝刀斜垂地上,然后缓缓的抬起,直射空中。11
一把砍刀平大唐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yibakandaopingdat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