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兴汉室

第四百四十三章 炭拨还无

兴汉室 | 作者:武陵年少时 | 更新时间:2019-12-03 09:03: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超强兵王在都市九星霸体诀近战狂兵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重生之都市仙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哥哥万万岁
  “朝炉兽炭腾红焰,夜榻蛮毡拥紫茸。”【初冬】

  “少府与京兆尹今日奉诏,要在东西市里代国家给各家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施舍煤炭、钱帛、豆麦。为防止哄抢闹市,生出事端,阿翁亲往看护了。”司马懿没了消遣的东西,只好一手支着下巴,斜靠着凭几,两眼盯着炭火出神。

  “阿翁不在,你便没个正经模样了?”司马朗皱了皱眉,忽见司马懿正在走神,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往盆中看去。

  铜盆里烧着的是上等的青炭,长短一致,燃烧起来能看到火红色的木质纹理,具有极高的观赏性,而且又没有熏人的烟气,反倒是糅杂了檀木粉末,烧出淡淡清香。这是凉州刺史韩遂从西域进献皇帝的青炭,更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瑞炭。在当时,木炭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青色的木炭极为少有,其又有种种优点,譬如无毒烟、无明火、高温耐烧,即便皇帝有意提倡煤炭,也不妨碍他取来赏赐亲近。

  司马懿盯着的这盆青炭就是皇帝赏赐给一众秘书郎官的,他父亲执金吾司马防也有几条,这种尺余长的青炭一条可以烧九到十天,他往往将其截成几段来用。今日似是为了招待抱病远来的兄长,特意让人拣几块烧了,但他全部身心都放在炭火上面,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物倒是比白炭还要少见,纹理也好看。我在并州常燃的煤,其热气虽炽,但总会有些烟味。”司马朗不以为然,瞥了眼炭盆旁边摆着的几块备用的青色木炭,轻声说道:“不过八月时候,上党郡高都县挖出不少新煤,黑如金铁,断口有纹理,烧起来焰短而烟少。我托人买了百十斤送来,府上可曾用过?”

  “用过,不过阿翁说此物烧久了使人气闷,便发给厨下了。”司马懿的半张脸贴在手上,靠着凭几,目光仍盯着盆中爝爝燃烧的青炭,有的没的说道:“阿兄你在晋阳待两三年,如何眼里就只剩这些石炭了?在并州,国家最看重的一个是‘胡’、一个是‘袁’,至若百姓,只要人各安居,无有流民,便是最大的政绩了。”

  司马朗知道对方想说什么,刘虞虽然因为某种性格上的共同点而欣赏自己,但也并没有因此将自己纳入并州的决策层里去。并州军政事务,一应由刘虞、徐荣等人商议,最多添上一个太原太守刘邈。上一次司马朗借由公孙范请援,难得在刘虞面前表露了一番,结果还无功而返,这让他不免有些灰心。

  “我一介六百石官,能说的话、能做的事实在太少了。”

  司马懿终于将目光从炭火中转而看向兄长,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到兄长高大的身影如今因为病情而瘦削,心中不忍,道:“阿兄说什么丧气话,你尚未而立,这次只是因病去职,吏部还是有你的名字的!正好并州将要多事,阿兄索性在家修养一年,试看朝中宰辅,有几个不是屡进屡退,几次因故去职?这算不得什么!”

  “并州……”司马朗浑然不在意这些,自己这个二弟才智远胜常人,当初几个兄弟流落黎阳,许多大事都要靠他做决断。司马朗心中已有了猜测,此时听了司马懿也这么说,一块大石便落了地:“果真是如我所料?”

  “所以我说刘公居然肯这般轻易的允诺阿兄你的请辞,放你回来。可见刘公心中是真的爱惜你的才干,不愿见你惹上麻烦。”司马懿这时将视线又投到炭火上去了,他悠悠叹道:“刘公当年在幽州与公孙瓒龃龉不断,彼此憎恶,整个河北无人不知。如今若非公孙瓒正临生死之际,亲党离散,又岂会低下头来求到刘公门下?能否求到援兵不说,这屈辱是受定了的……我刚听你说时,还在想刘公是否会以大局为重,可现在想来,他心底还是放不下。”

  若是因为私人恩怨,刘虞不愿救公孙瓒,甚至故意拖延,事后若是皇帝追究起来,刘虞德高望重,顶多只是免官,而其他的参与者就必然要有人判重罪。司马朗本想劝说刘虞,为出兵冀州参谋划策,这样可让他迅速脱颖而出。但正是由于他敏锐的从刘虞的态度中嗅到了危机,这才及时止损,果断放弃自己在晋阳的心血,借病脱身。

  说起才智,或许几个兄弟没一个抵得过司马懿,但是说起政治嗅觉,那么人人都是个中翘楚。

  “刘公在上呈的奏疏上应有别的理由,不然,天子又将如何看他?”司马朗垂下眼睑,微微摇头。

  “无非就那几种,不难想。”司马懿大袖一挥,倏然坐直了身子,说道:“但这些理由唬不到国家,刘公所依仗的,是公孙瓒在朝中的颜面。”

  司马朗立时就明白了,公孙瓒处于可救可不救之间,救与不救,都耽误不了朝廷明年出兵关东、匡正天下的脚步。只是事情皆有难易、利弊,关键就看皇帝心中是作什么取舍。

  看对方三言两句便说透了事情走向,司马朗心中服气,却又忍不住想压一压对方的风头,免得心生骄纵。此时并州的事他既已脱身,司马朗便也没什么好想的,于是他刻意换了个话题,戏弄道:“你明年就要满十七了,我像你这般大的时候都已成亲了……说起来,我记得河内张氏去年就携家眷入长安了,张氏那女儿……”

  司马懿本来还定定的看着炭火,此刻忽然像是被炭火烫到眼睛了似得,满脸抗拒的说道:“阿兄!她才六岁!这么小一个孩子,整日里就做些大人言语举动,性子沉闷,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是阿翁与张公许多年前就定下的亲事,岂有你置喙的余地?”司马朗就知道对方会抗拒这门亲事,故意板着脸训道:“张氏乃河内豪强、大族,以后是要互为助力的。你如今侍奉国家,听闻机密,该如何处事,岂能不多为家里想想!”

  司马懿一愣,紧绷着的腰杆顿时松懈了下去,认命的说道:“唯,谨遵命。”

  “女儿家时日还长,你暂且不用操心这个。”司马朗难得一次拿捏住了对方,心里不免得意,爽快的揭过不提,另说起一件好奇的事情:“不过,你适才为何一直盯着这盆炭火?可有什么缘故不成?”

  司马懿脸上无奈的神情悄然散去,很快又浮现了一抹深沉,仿佛刚才那般孩童耍赖撒娇的模样根本不存在似得。他深深的盯看着那盆珍贵的青炭,火红的纹理仿佛一条条山川道路,不断的分叉、交汇、阻断,就像是人这一生必须要面对的诸多选择一样。

  “我是在想一件事,做了到底值不值得。”24
兴汉室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xinghan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