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随身空间在六零年代

160章 各怀鬼胎

随身空间在六零年代 | 作者:酷美人 | 更新时间:2019-04-15 22:02: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花都神医陈轩诡秘之主明朝败家子我有一座恐怖屋随身带个狩猎空间天命凰谋万古最强宗开天录如意小郎君天下第九
  唐宝听他们热情洋溢的说话,觉得这个年代的人思想觉悟特别的高。

  当然,有些是自愿的,也有些是因为家庭成分或者别的缘故被迫离开的,可是没有他们的心血,也不会有以后的繁荣,心里倒是很敬佩他们。

  在她的记忆里,知青下乡是从1950年开始一直到化大革命结束。

  外面确实是一个广阔的天地,有人大有作为,也有人郁郁寡欢。

  在化大革命的影响下,前几年高考都停止了,许多学毕业生既无法进入大学,又无法被安排工作,为了将这批年轻人安置下来,以免情况失去控制,号召大家‘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口号。

  按着面的指示,让这些知识青年到各处需要他们的地方。

  不过,虽然这个世界和自己记忆里的平行世界领导人都有几个不一样了,大致事情的走向却是一样的,现在已经是1970年了,也不知道结束的会不会一样。

  这样一想,唐宝觉得自己的小日子已经算是过得很幸福了。

  大冷天的坐火车还是很折腾人的事情。

  唐宝为了坐火车能舒服点,很不要脸的和列车员说自己怀着孩子,现在才两个多月,又拿出介绍信和敲了公章的大队证明。

  列车员还是很热心的一口应下,在有硬卧空出来的时候,很热情的过来招呼唐宝去换好票,亲自送她去硬卧车厢。

  于是,坐了半天火车的唐宝又能在窄小的床舒舒服服的睡了。

  只要你舍得花钱,火车的饭菜还很不错,唐宝现在是‘一人吃两人补’,吃的好点也是应该的。

  火车慢悠悠的在路晃荡了三天,唐宝也下了火车。

  火车停靠的是个破旧的小站台,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种,在火车站台昏黄的路灯下,唐宝觉得冷风往自己的领口灌,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一下,看着从自己面前背着大包袱,拎着兜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男女老少,都是穿着厚厚的灰扑扑的大棉袄,觉得自己还是干脆披着棉被才能抵抗得了这刺骨寒风。

  面对这陌生的环境,唐宝有点懵,茫然的愣怔了好一会儿,才觉得现在还是先找招待所住下,明儿再准备去哪溜达。

  在火车呆久了,下来的时候,会有点天旋地转,头重脚轻的感觉。

  唐宝站了一会儿,这才按着墙壁手写的红色站标离开了火车站。

  天黑的很快,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天色暗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怕火车的声音吵到边的居民,唐宝问了车站的值班人员,才知道要走两里多地才能到镇里,那边才有招待所。

  唐宝一个人走在坑坑洼洼的泥土路,用意念不停的唠叨:“你让我来到这连个人影都没有的鬼地方,真是够狠的,你现在看我这狼狈的样子不会心痛吗?”

  蛋蛋也很郁闷:“谁让你一开始慢吞吞的,和你顺路的人早走了好不好,再说有我陪着你,你又不孤单。”

  “怎么可能不孤单呢?”唐宝很嫌弃:“你又不能出来,要不在我面前替我挡挡风也是好的啊!”

  蛋蛋和她在一起说话的时间多了,也会用她原先的话去堵她:“没想到你这么没有爱心,还想着从我这沾便宜,你不是说我是频临灭绝的珍惜神兽吗?不应该好好爱护我,保护我的吗?”

  “你说的也没错,可是人家的神兽都很厉害的,吞云吐雾,翻江倒海……”唐宝和蛋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还从藤箱里拿出一件棉袄穿。

  后面传来了骡车的声音,唐宝下意识的往路边走,免得挡了人家的道。

  可是骡车却在唐宝的边停了下来,有个穿着青色大棉袄的年妇女很热情的招呼:“大妹子,这大晚的你去哪儿?来我们捎你一程。”

  “大姐你们是去镇吗?”唐宝先前问路的时候,发现火车站的值班人员说的话带着点浓重的地方特色的乡音,现在听到这大姐说话反而标准很多,好的看过去,见骡车放着几箩筐用灰布盖着的东西,还坐了两个年男女。

  男的低头打瞌睡,女的带着手套,拿着手电筒照着自己,很热情的接口:“对的呢,我们是镇招待所的,你要是想找地方住的话,去我们那吧?”

  可是现在唐宝对于五感特别灵敏,觉得她们打量自己的眼神,像是看砧板的肉,明摆着是有猫腻,她自然是想一口拒绝。

  偏偏这个时候,蛋蛋用意念兴奋的告诉唐宝:“跟着他们去,我发现那男人的身有灵木的气息,要是他们想对你动手,你刚好抢了人家的东西。”

  唐宝有点犹豫:“要是他们人太多怎么办?那我不是羊入虎口吗?”

  蛋蛋只恨自己不能出来,气的在空间蹦个不停:“你个贪生怕死的女人,你空间里有三把qiāng,还有一堆大石头贺板砖,只要对方不是几十个人一拥而,你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收拾他们。”

  生怕她不合作,还哄她:“算有危险,你也能进入空间,还有我陪着你是不是?”

  又可怜兮兮的道:“我们一来遇到好东西,这或许是我们的机遇,要是错过了,或许会无功而返,你不要犹豫了。”

  唐宝被蛋蛋怂恿的意动,觉得这家伙越来越会说话了,为了让自己妥协,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还是答应了蛋蛋的要求。

  而在她们的眼里,是这小姑娘有点警惕。

  其实在火车站的时候,唐宝被人盯了,像她这样拎着藤箱,又傻乎乎的茫然四顾的样子,看着不是本地人。

  还有她去问路的口音,后来看时间又露出手腕的手表,都显示着‘我是肥羊’,味道好极了。

  既然是肥羊,他们自然是不能错过,看着她警惕的样子,几个人忍不住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准备强行出手了。

  不过,这个时候,唐宝又一口答应了,把藤箱放在骡车,自己也随后爬来,满脸感激的道:“那真是太好了,我正想找落脚的地方呢!”

  那赶车的女人让骡车的男人去赶车,自己和另外一个女人开始和唐宝聊天:“大妹子你是来做啥的呢?”

  “对啊,是不是来走亲戚的?”

  唐宝点头:“是啊,我姐姐三年前过来的,算是知青下乡,可是只收到一封信,后来一直没有消息传回去,我过来找人。”

  她这说法合情合理,那两个女人很热情的问她姐姐在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

  “我姐叫赵爱珍,说那时落脚在山坳里的,黄田畈……”唐宝说完皱着秀气的眉叹息:“这回我奶奶病倒在床,日日夜夜都惦记着我姐姐,我出来找找看,说不准运气好找到了呢!”

  蓝色棉袄的大嫂赶紧接口:“对对,黄田畈这个村子我好像听我小叔子说起来过,是较偏的,我家小叔子是开车的,对这片地方很熟,去的地方也不少,要不你和我去我家,问问他?”

  黑色棉袄的也附和:“是呢,大妹子你放心好了,阿全是我们这最机灵的小伙子了,肯定能找到你姐姐的。”

  唐宝满脸感激的看着她们:“真的,这可真是太好了,我这可算是出门遇贵人了。”

  那两个女人相视而笑,可不是“贵人”吗?看着她水灵灵的模样,不贵她们还舍不得出手呢,言语间也越发亲近的问唐宝从哪来的……

  唐宝觉得大家都是各怀鬼胎,看谁先动手了,是不知道他们看的是自己的人,还是打着人财两得的算盘,面却难掩矜持的道:“从海市来的。”

  “哎哟,那可是好地方,听说老繁华了……”

  骡车来到一处僻静的大门前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唐宝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干脆既来之则安之,跟着她们下了骡车进去里面。

  院子里亮着灯,屋檐下挂着一串串火红的辣椒,还有玉米,看着倒是很正常的农家小院。

  可是蛋蛋却兴奋起来:“唐宝,在最东边的那间房子里,真是被他们这些蠢货糟蹋了好东西,好好的灵木被做成了盒子,里面装着俗物。”

  这个时候,最东边的那房门被打开,里面走出来个矮小的年轻人,本来皱着眉要说什么,可是那小眼睛落在唐宝身,那看傻了,一脸迫不及待的道:“这人带回来没问题吧?”

  “全哥你放心,没问题的。”那赶车的汉子,原本在路是一脸老实巴交的模样,可是此刻的笑容却是说不出的猥琐:“这娘们嫩的跟水葱似得,全哥你可悠着点,要不可卖不好价钱了。”

  唐宝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给点反应,惊慌失措的看着他们:“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要留在这,我要离开,你们要是敢乱来,我喊救命了。”

  那两个年妇女都笑了起来,来到唐宝的身边,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左右挟持着唐宝去了那男人走出来的房间,你一言我一语的道:“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这边只有我们这一栋房子。”

  “是,你要敢喊,那我们对你不客气,我们有六个人,对付你个小姑娘还不是容易的很。”

  “没错,你要敢喊一声,我把你绑起来,再用布塞住你的嘴巴,看你还怎么喊。”

  “放聪明点,好好听全哥的话,要不有的是手段让你生不如死。”

  “……”

  唐宝本来已经打算动手了,可是一听他们有六个人,又只好先按兵不动,只能做出害怕又惊惶的模样,浑身哆嗦了几下。

  本来她是想哭几下的,可是一时间实在是哭不出来,只盼着她们不要太细心。

  在那两个女人眼里,唐宝这样的小姑娘最容易被吓住了,看着那个男人进来了,对他暧昧的笑了笑,走出门,还体贴的关门。

  男人把门落栓了,这才搓着手走向坐在凳子低着脑袋的姑娘,轻浮的笑:“妹子,今儿挺冷的,我们去炕热乎热乎呗!”

  唐宝正用意念问蛋蛋,能不能感受到另外两个没出现的人是男是女,在不在家里。

  蛋蛋这货和唐宝完全不在一个关注点,咋咋呼呼的道:“那些不重要,唐宝,我感觉到了,那个盒子在炕头的被子底下,你赶紧动手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随身空间在六零年代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suishenkongjianzailiulingniand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