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090冒领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作者:天泠 | 更新时间:2019-12-03 11:10:5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九星霸体诀超强兵王在都市近战狂兵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重生之都市仙尊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哥哥万万岁老婆大人有点拽极品全能学生
  “皇上,初生牛犊不怕虎,李家后继有人啊!”辅国公捋着胡须,笑逐颜开。

  “国公爷,您这话就不对了,”另一个粗犷的中年武将笑呵呵地接口道,“是皇上还有我们大盛又得青年将才才是!”

  其他武官也是纷纷附和。

  一片其乐融融中,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将领忽然站起身来,声音洪亮地对着皇帝抱拳道:“皇上,臣有一事相求!”

  皇帝扬了扬眉,看不出喜怒,道:“许文诏,且道来。”

  此人乃是神枢营参将许文诏,也是上一科的武状元,颇有几分圣宠。

  许文诏便道:“皇上,先父与李将军之父当年是同科……”

  他这么一说,包括皇帝在内的不少人都若有所思,想起十几年前的旧事来。当年李廷攸之父李传庭与许文诏之父许如松一个是武状元,一个是榜眼,皆是年轻俊才,也算是一段为人津津乐道的佳话。

  辅国公怀念地说道:“皇上,老臣还记得当年许如松一招之差惜败于李传庭,两人可说是不相上下。”

  “先父多年来一直想再与李将军之父讨教一二,可惜两家天南地北,先父不曾如愿,引为毕生憾事,是以末将想与李将军切磋一二,以全亡父之心愿,也是以武会友。”许文诏慷慨激昂地又道。

  闻言,四周的群臣不由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目露惊讶地打量着两个年轻人,谁也没想到万寿宴上还会整出这么一出。

  这许文诏未免也狂傲了些!

  现在是他挑战李廷攸,若是在比试中输了,那不仅是没有自知之明,还是自取其辱,恐怕会失了帝心。

  端木绯歪了歪脑袋,眸子闪闪发亮。这一出还真是有点意思……

  她心念一动,从袖中掏出一方月白的帕子,挑了点红胭脂在帕子上写了几笔,然后就对侍立在身后的绿萝使了个手势,悄悄把帕子塞给了绿萝并指了指席位中的李廷攸。

  绿萝有些忐忑,点了点头,就悄悄地退下了。

  御座上的皇帝转了转拇指上的玉扳指,嘴角露出一丝兴味,目光在殿中扫了半圈,从许文诏转向了李廷攸,“李廷攸,你觉得如何?”

  皇帝虽然没有直接应下许文诏的请求,但是他既然这样询问李廷攸就代表他也不反对,不反对,那也就是皇帝也有几分兴致。

  谁又能扫皇帝的兴致!

  李廷攸微微一笑,抱拳应下了:“皇上,那末将就却之不恭了!”

  少年人的声音清朗澄澈,眼神明亮锐利,像是含着寒星的光辉,既彬彬有礼,神色间又带着少年人的骄傲。

  如此光风霁月、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只是这么看着,就让人觉得心情明朗,仿佛也被传染了他身上的阳光气息一般。

  皇帝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叮咛了一句:“两位爱卿点到为止即可!”

  “是,皇上。”

  李廷攸和许文诏急忙抱拳应声,毕竟今日是皇帝的寿辰,若是真的见了血光,那反而不美了!

  接下来,殿内殿外的乐人艺人一一被遣散,殿外的戏台上迅速地被清空,没一盏茶功夫,外面就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戏台四周那些面目森冷的禁军。

  李廷攸和许文诏这才在众人灼灼的视线中走上了那高高的戏台。

  十四岁的少年与二十二岁的青年相隔约莫两丈左右,彼此含笑对视着,一个执剑,一个拿刀,当武器在手时,两人的身上都释放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英姿飒爽,锋芒毕露,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无声地弥漫开来。

  “请指教!”许文诏随口道了一声。

  话音未落,长刀已经从刀鞘中拔出,他轻喝着跨步上前,手中的长刀划破空气,顺势朝李廷攸劈了下去。

  那锋利的银色长刀在烈日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衣袍也随着他的动作猎猎飞舞。

  “铮!”

  李廷攸毫不迟疑地将手中的长剑一横,架住了对方如电闪雷鸣般的一刀,刀剑相击,火花四射,杀气腾腾,令得四周空气一冷。

  殿内那些看客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皆是屏息,心里暗道:看来这许文诏是在动真格的啊!

  仿佛在验证他们心里的猜测般,许文诏又连着挥出数刀,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刀光霍霍,只看那银色的刀光快得几乎化成一片片虚影,李廷攸毫无反击之力,整个人被逼得连退了一步又一步……

  “铛铛铛”的刀剑撞击声连绵不绝,愈演愈烈……

  “铮!”

  在又一声激烈的对撞后,一把银色的长剑脱手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曲线,然后“咣当”一声落在了地面上。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静止了,四周瞬间陷入了一片沉寂,无论是殿内还是殿外,都没有一点声响。

  戏台上,许文诏和李廷攸仍然是面向而立。

  前者的手里还牢牢地握着长刀,后者却是两手空空如也;前者意气风发,后者却面沉如水。

  胜负已分。

  许文诏嘴角微翘,傲然一笑,把长刀插回了刀鞘,对着李廷攸抱拳道:“承让。”

  华盖殿内观战的众人皆是面面相觑,许文诏比李廷攸年长七八岁,他会赢众人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这才过了不足十招,李廷攸的剑就脱手而出,可见两人实力悬殊!

  李家的这一代看来是大不如前啊!

  众臣心思各异,有唏嘘,有嘲讽,有衡量,也有的人适当看了一场好戏……

  御座上的皇帝望着戏台上的许文诏和李廷攸皱了皱眉,右手又下意识地转动起玉扳指来。

  华盖殿内的沉寂还在蔓延着。

  众臣大都观察着皇帝的脸色,没有轻易出声表态……直到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文官霍地站了起来,群臣皆是一惊。

  这一位是左都御史黎大人,在朝中素有刚正清廉之名。

  然而,御史在朝堂上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十有八九都是为了弹劾,这位黎御史素有“黎阎王”之称,众臣一看他那副“臣有话说”的样子,就暗暗心道:不知道这一回是谁要倒霉!

  果然,下一瞬,就见那黎御史蹙眉对着皇帝作揖道:“皇上,许将军与李将军这才过了三四招,李将军就败了,足见其手不能提,难当武将之名。臣不敢相信如此花架子如何能在强敌围攻之下守住江城!”

  他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殿堂中的每一个角落,掷地有声地发出质疑,“皇上,臣怀疑李将军该不会是冒领了军功吧!”

  闻言,不少大臣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黎御史果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鸣惊人,这寥寥数语就要断那李廷攸一个冒领军功之罪!

  这个罪名要是成立,李廷攸这辈子就毁了,连李家都难逃一句“门风不谨,教子不严”。

  四周先是一静,跟着又是一片哗然,众人皆是交头接耳,各抒己见。

  黎御史所言初初听来,似有几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但细想,又似乎不无道理。这李廷攸若是真有真才实学,又怎么会轻易地败于许文诏之手!

  难道说,他真是冒领军功?!

  殿内如同一锅快要烧开的热水般骚动起来。

  好戏才刚刚开始!席位上的楚青语从容淡定地捧起一个茶盅,看着茶汤里沉沉浮浮的碧螺春,自信地勾唇笑了。

  一切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朝堂中人又有哪个是真的清白无瑕的,各种把柄多的是,以她两世为人,就占了他人没有的优势,只需要谨慎地拿捏住,自然能让一些人为自己所用。

  这次必不会让封炎再被人强占了军功!

  楚青语的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信誓旦旦地告诉自己。

  “黎大人请慎言!”

  下一刻,一个沉稳的男音在殿内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就见兵部尚书缓缓站起身来,眉宇紧锁,方正的脸庞上写着不敢苟同。

  “皇上,”兵部尚书郑重其事地对着皇帝作揖禀道,“七月十三武试那日,李廷攸亲往演武场与臣言明,他六月在江城时为水匪所伤,不得已只能放弃武试,至今虽已经养了月余,但是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恐怕李廷攸的伤势还未痊愈。请皇上明鉴!”

  他言下之意就是说李廷攸是因为旧伤未愈,所以才会在刚才的切磋中输给了许文诏。

  李廷攸为了守江城,身受重伤,若这样都担不起一声有功,谁还能担得起?!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shengshijiaochongzhimingmenguix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