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069调令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作者:天泠 | 更新时间:2019-11-27 07:08:3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九星霸体诀超强兵王在都市近战狂兵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重生之都市仙尊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哥哥万万岁老婆大人有点拽极品全能学生
  次日一大早,端木期如往常般去了太仆寺点卯,本以为这一日就如同平日无二,却没想到他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了吏部的调令。

  端木期整个人如遭雷击,再也呆不下去了,浑浑噩噩地回了端木府,脑子里几乎无法思考,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他是如何策马从太仆寺回府,如何下马后一路从仪门走回了翠薇院,如何走进东稍间里……

  “老爷,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正歪在一张美人榻上的唐氏见端木期进来,疑惑地看了看案头的壶漏,现在才巳时过半。

  唐氏做了个手势,坐起身来,服侍的两个丫鬟立刻躬身退下了,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夫妇俩。

  端木期像是没有听到唐氏的话似的,失魂落魄地坐在了窗边的一把花梨木圈椅上。

  唐氏看端木期神色有些不对,不免有点担心,再次唤道:“老爷,这是怎么了?”

  端木期目光怔怔,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唐氏不禁微微皱眉,正想着是不是把端木期身边的长随叫来问问情况,就见芷卉快步挑帘进来,走到近前禀道:“三老爷,老太爷让您去永禧堂!”

  一听“老太爷”三个字,原本还像丢了魂似的的端木期仿佛当头浇了一盆冷水般,骤然清醒了过来。

  他霍地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唐氏也紧跟着站起身来,又唤了一声:“老爷……”

  “我去见父亲……别的,回来再说。”端木期抚了抚衣袖,回来还没一盏茶时间,又脚步匆匆地走了。

  那道门帘被端木期粗鲁地挑起,又哗哗地落下。

  看着那跳跃不已的珠链,唐氏抿了抿嘴,心中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老爷变成这番模样,还惊动了公公?!

  唐氏捏了捏帕子,眸光不安地闪烁了几下,最后化为果决,她立刻迈出步伐,也跟了上去。

  外面的天空不知何时阴沉了下来,层层阴云挡住了灿日的光辉,让唐氏的心中也如同这阴云密布的天空般,她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不过女子的步伐始终是赶不上男子,待唐氏赶到永禧堂的时候,端木期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大半。

  “……父亲,您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吏部怎么就把儿子调去那等穷乡僻壤的地方?!”端木期哭天喊地地说道。

  只听到这一句,就让刚走到门帘外的唐氏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透过那细细的湘妃帘,可以看到一身太师青常服的端木宪正坐在罗汉床上,儒雅的脸庞上透着一抹不解。

  “这事……我也觉得奇怪,事先没听到半点风声。”端木宪捋着胡须缓缓道,他也是得了三子外调的消息后,才匆匆赶回了府。

  四周静了一瞬后,端木宪睿智沉稳的眼眸看向了端木期,又道:“老三,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父亲,我不想去,您要帮帮儿子啊。”端木期急得满头大汗,又手足无措,“我打听过了,那中州汝县自今春以来乱得很,到处都是流民流寇……前任县令会遇害就是那帮子暴民所为……父亲,儿子真的不想去啊!”

  坐在端木宪身旁的贺氏快速地捻动着手中的紫檀木佛珠,一直没有说话,面色难看极了。

  丫鬟的打帘声响起,屋子里的三人都朝唐氏看去,唐氏的脸色微微发白,从方才那几句话,心里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

  “老三媳妇,进来坐下说话吧。”贺氏看着唐氏淡淡道,想起昨日寿宴上发生的事,就觉得心里不痛快,但显然,现在不是提那件事的时候。

  唐氏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对着公婆施了礼后,就在端木期身旁落座,然后问道:“老爷,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了几句,莫不是你要被调去中州汝县当县令?”

  端木期的脸色更难看了,点了点头。

  他在京城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太仆寺主簿,官职不高,但好歹也是一个京官,又背靠端木贵妃、大皇子和尚书府,这京城上下也没人会故意给他脸色看,更不敢没事找他麻烦,他的日子可说是过得顺风顺水,舒坦极了。

  可那汝县是中州中部的一个小县,穷乡僻壤,本就是片贫瘠之地,自三月里淮北流民聚集到那里后,粮食供不应求,不到一个月,那些流民就变成了暴民作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以致方圆几县也是人心惶惶。

  这一去,至少就是三年,哪里有好日子过!

  而且,即便朝廷已派兵镇压过,可若是剩余的流民鼓动当地百姓再次暴乱,倒霉的还不就是新任的县令!

  “半个时辰前,才刚接到的调令,命我携家眷去汝县任县令……”端木期的声音发涩,心里拔凉拔凉的,觉得那个汝县根本就是虎狼窝啊!

  携家眷?那岂不是连自己也要一起去汝县?!唐氏瞳孔微缩,浑身如坠冰窖,差点没晕厥过去。

  “父亲……”唐氏祈求的目光也看向了端木宪,现在他们能依靠的人也唯有端木宪了。

  端木宪面色沉沉地眯了眯眼,“这事透着些古怪。”

  “是啊,老太爷。”贺氏也是若有所思,接口道,“什么时候这官员的调令还管人带不带家眷了?”

  夫妻俩心照不宣地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都浮现同一个怀疑:莫非这是吏部尚书为了争首辅之位,所以才故意给端木期穿小鞋?

  屋子里寂静了一瞬,母子媳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端木宪身上。

  须臾,端木宪终于动了。

  他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袍道:“先稍安勿躁,我去吏部打听打听再筹谋不迟。”

  端木期急忙也站起身来,眼睛一亮,郑重其事地作揖道:“那就烦扰父亲了!”

  端木宪没有说话,大步流星地离去了……

  他这一去,就是大半天了无音讯,直到华灯初上方回府。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起来,一盏盏大红的灯笼在府中挂了起来,星罗棋布,灯火通明。

  端木宪一回来,派人守在门房的端木期就立刻得知了,端木期和唐氏夫妻俩急匆匆地再次去了永禧堂。

  过去的几个时辰里,夫妻俩几乎是食不下咽,连午膳和晚膳都没胃口吃,端木期更是不知道叹了多少口气。

  “父亲!”端木期也顾不上行礼,看着坐在罗汉床上的端木宪急切地喊了一声,心跳如擂鼓。

  贺氏和唐氏也都是目光灼灼地盯着端木宪。

  “老三,这事是没得转圜了,”端木宪摇了摇头,神色冷凝地叹了口气,“你这些天赶紧准备收拾一下,带着你媳妇去上任吧。”

  屋子里的空气骤然一冷。

  端木期的肩膀整个垮了下来,面如死灰,而唐氏的面色一寸寸地白了……

  “老太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贺氏还算冷静地问道。

  “我本以为老三这任命是吏部的意思,我去吏部周旋一番,即使不能把老三留京,换个好点的地方也行……”端木宪缓缓地说道,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无奈之色,声音渐沉,“没想到,这个调令居然出自皇上,这事就难办了。”

  说着,端木宪的神色中又多了几分不解。

  汝县的暴乱才刚刚平定,即便是县令的人选须得慎重挑选,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何须皇帝亲自下旨指派?!

  这件事真的是处处透着蹊跷。

  无论如何,既然是皇帝亲自在折子上朱批,端木宪也不敢轻举妄动,从吏部天官游尚书试探了消息后,只能阑珊而归。

  “父亲,”端木期几乎是坐立不安,讷讷开口道,“要不我们进宫去找贵妃娘娘和大皇子殿下……”帮着说项说项?

  “老三!”端木宪不悦地打断了端木期。

  这既然皇帝的意思,他们端木家不仅感谢天恩,还跑去内宫周旋,让皇帝知道了,怕是会以为他们端木家仗着大皇子,连圣意都不在眼里。到时,申斥他一顿事小,若是因此失了圣心,那就得不偿失了!

  端木宪决心已下,哪怕端木期暗暗地向贺氏投以哀求的眼神,也是徒劳。

  外放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

------题外话------

  阿炎没有重生,阿隐也没有重生!

  你们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shengshijiaochongzhimingmenguix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