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248闭嘴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作者:天泠 | 更新时间:2019-11-21 09:31: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九星霸体诀超强兵王在都市近战狂兵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重生之都市仙尊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哥哥万万岁老婆大人有点拽极品全能学生
  柳映霜俏脸微白,仰起头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还想为自己辩解,却对上了皇帝那冰冷不悦的眼神。

  有道是: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柳映霜心口一紧,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皇上,不知者无罪,还请皇上宽恕臣这内侄女君前失仪。”魏永信顶着众人灼灼的目光,再次为柳映霜求情道。

  他说话的同时,皇帝左后方的岑隐不动声色地使了个手势。

  下一刻,就有一个御史就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义正言辞地说道:“皇上,魏大人既然已经替这位柳姑娘认了君前失仪之罪,有罪自当罚。”

  魏永信眉宇紧锁,目光如剑地朝那御史射去,心中恨恨。这些个御史真像是疯狗一样,死咬着他不放了。

  周围的人群又骚动得更厉害了,大多数人并不想得罪魏永信,因此坐山观虎斗,只当看好戏。

  御史不知道弹劾过魏永信多少次内宅不修,宠妾灭妻,只这要是平时,皇帝肯定是避重就轻地带过,会保下魏永信。

  可是这段时日,这个柳映霜连连生事,甚至还在大庭广众下,只差给他戴上一顶昏君的帽子,这对皇帝而言,实在是不可碰触的禁忌。

  他自登基以来,兢兢业业,这才延续了宣隆盛世,魏永信为了区区一个贱妾,真是连他也不放在眼里了。

  还是他这些年来对魏永信太过宽容,必须小惩大诫了!

  皇帝抬手阻止了正欲再言的魏永信,淡淡道:“永信,你这內侄女君前失仪之罪无可辩驳,今日朕就罚她三十大板,你可服气?”

  三十大板?!柳映霜好像被捅了一刀似的,面无血色,娇躯更是摇摇欲坠。

  柳映霜吓坏了,连连对着皇帝磕头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皇帝闻言脸色更难看,心头燃起一簇火苗。他何尝要过她的命!

  以皇帝的身份自然不会与一个区区贱妾的侄女说话,他直接又对魏永信道:“永信,她既然是你带来的,今天的事,你也难逃一个教导无方之罪,朕就罚你一年俸禄,降职一等。”

  皇帝越说,魏永信的脸色就越难看,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头伏了下去,“臣知嘴。”皇帝金口玉言,他哪怕心里再不甘,也只能领罚。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男音突然自左手边朗声道:“皇上,请听臣一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气氛又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换,只因说话之人乃是卫国公耿海。

  耿海昂首阔步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直走到魏永信的身旁,对着皇帝抱拳行礼道:“皇上,臣以为这位柳姑娘也并非魏大人的闺女,这也构不上教导无方……”

  自皇帝登基后,耿海和魏永信这两个有从龙之功的天子宠臣平日里可没少明争暗斗,因此四周围观的众人多以为耿海是要落井下石,却没想到他是要为魏永信求情,皆是面面相觑。

  耿海心里自有计较,他与魏永信都是皇帝的心腹老臣,要是这次魏永信被压下去了,以后他想要压住岑隐恐怕就更难了。

  耿海笑着道:“皇上,依臣看,这罚了俸也就行了。”

  皇帝瞥了耿海一眼,耿海如此当众为魏永信求情,这点脸面自己总要给的,于是皇帝沉吟了一下,松口到:“那就依卫国公所言。”

  皇帝虽然给了耿海脸面,但是想着刚才的事就觉得败兴,连这一湖的莲花灯都觉得刺眼起来,心情不佳地拂袖走了。

  皇帝走了,那些嫔妃们当然是急忙跟上,一群人一下子就出了翠微园。

  园子里的众人皆是恭送圣驾,然后目光各异地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魏永信。

  “魏老弟。”耿海亲自把魏永信扶了起来,好言劝道,“你也该好好管管你那个妾了。”

  耿海亲切地摆出一副老大哥的样子,心底却对耿海这等儿女情长、宠妾灭妻的作风有些不屑。

  “耿国公,”魏永信此刻看着耿海颇有几分患难见真情的感觉,掏心掏肺地说道,“我这个内侄女从小在我家长大,视作亲女一般,琴棋书画骑射等等,皆是精心教导,她也是天资聪颖,样样都出挑。她呀,就坏在脾气有些急,对我是一向孝顺……”

  魏永信对于柳映霜是诸多溢美之词,只差把她夸得人间哪得几回见。

  四周还未散去的其他人当然也听到了这番话,神色间更为古怪了。他们中的不少人也曾见过魏如娴像个丫鬟一样跟在柳映霜的身旁唯唯诺诺地任由对方使唤,不由面面相觑,心道:这魏永信莫非是被他那个妾室下了蛊不成?!

  “姑父,你要救救我啊!”吓得失神的柳映霜回来,膝行过来,泪眼婆娑地抓着他的袍角哀求道,“这三十大板我怎么受得住呢……”她泪水如雨般落下。

  “映霜,皇命难为……”

  这一次,连魏永信都没辙了。

  两个小內侍面无表情地来到了瑟瑟发抖的柳映霜身后,其中一人笑呵呵地说道:“魏大人,咱家要执行皇命,要是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內侍说得客气,但他们俩手下可一点也不客气,熟练地一左一右地把柳映霜钳制住了,直接拉走。

  “嘶——”

  柳映霜的右手还抓着魏永信的袍角,一下子就把他的袍子一角扯了下来。

  魏永信完全没在意自己的衣袍,心痛地看着柳映霜被两个小內侍拖下去行刑了,只听那柳映霜歇斯底里的喊叫声渐渐远去……

  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魏永信被撕破的袍角上,神色愈发怪异。这还真是天下怪事多,今年特别多。

  涵星没跟着皇帝离开,她乐呵呵地跑来找端木绯咬耳朵。

  刚才那的一场热闹看得她满足极了,只差没捧腹,心里叹息着:这真是峰回路转,高潮迭起啊!

  “绯表妹,真是精彩得够写一出戏本子了,”涵星笑嘻嘻地凑在端木绯的耳边说道,“要不本宫写个戏本子送给九思班去演好不好?”

  “涵星表姐,你要是写好了,那我可要第一个拜读。”端木绯忍俊不禁地掩嘴笑道。

  这次灯会的目的为何,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凡柳映霜稍加打听就会知道。姐姐虽然布下了局,但却是光明正大的阳谋,入不入局只看柳映霜自己。她的姐姐明朗大气,才不喜欢使什么小手段呢!

  “没问题。”涵星得意洋洋地扬了扬下巴。

  表姐妹俩自顾自地说着话,与此通知,四周的众人也渐渐地朝翠微园的各个角落四散而去,其中也包括耿海和魏永信,跟在耿海身旁的耿听莲在出园子前,回头朝端木绯的方向望了一眼,微微蹙眉。

  很快,表姐妹几个的身旁就空旷了不少,人一少,四周似乎就越发清冷了,那从湖面拂来的晚风吹得端木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端木绯正想招呼涵星一起回芝兰阁,眼角突然瞟到驸马封预之正朝安平走去……

  端木绯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四下看了大半圈,却没寻到封炎的踪影,他也不知道何时走开了。

  不行,她得过去看看才行!

  端木绯正想着怎么寻个借口离开,就见一个圆脸宫女匆匆地跑了过来,急忙禀道:“殿下,琥珀好像有点不舒服,一天没吃东西了,还开始啄自己的羽毛……”

  涵星眉头紧皱,面露担忧之色,端木绯急忙道:“涵星表姐,你去看看琥珀吧。”

  涵星担心她的宝贝琥珀,提着裙裾急急地跟着那宫女离开了,端木绯看了看她的背影,就转身快步朝安平和封预之走去。

  隔着十来丈,她就听到前方传来封预之从容镇定的询问声:“安平,你考虑得怎么样?”

  封预之没有看到他背后的端木绯,可是安平却是看到了。

  端木绯乖巧地对着安平笑了笑,躲在一棵桂花树后。非礼勿听,但是她实在担心安平真得出事,性命攸关,便是“非礼”也要听了。

  安平也冲着端木绯笑了笑,倒是没叫破。

  她神色淡淡地看着封预之,目光清澈依旧,与封预之四目对视,冷声道:“封预之,谁给你自信让你觉得可以威胁到本宫?!十五年前的重阳,本宫当然是在公主府。”她下巴微扬,那透着高傲与骄矜的神色仿佛在说,你有什么证据?!

  封预之死死地盯着安平,一眨不眨,那双眼睛微微瞪凸了出来,似要喷出火来,却是久久没有再说话。

  端木绯看着封预之体侧那紧握的双拳,隐约猜到了什么,眸光微闪,心念转得飞快。

  如果她判断不错的话,驸马封预之对于那个“把柄”应该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听闻了一些讯息,又有某些事间接地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所以他就拿来威胁安平。

  安平约莫也看出来了,红润的嘴唇微微翘了起来,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

  那嘲讽的笑、那轻蔑的眼神仿佛在封预之的心头点了一团火焰似的,他一下子就被激怒了,咄咄逼人地脱口道:“安平,就算没证据又怎么样!”

  “我这话若是当着皇上的面前说,你可要看看皇上能不能容得下你?!”

  “而我们封家要是有了告密之功,也能将功补过,不会被牵连!”

  他越来越激动,眼角的青筋跳动不已,他就像是那被拉紧的弓弦般,或是下一瞬放出利箭伤人,又或是弓弦猛然绷断……

  相比下,安平始终那么冷静,优雅地站在湖畔,她身上那鸭卵青的斗篷被夜风吹得鼓起,斗篷猎猎飞舞着,就如同那画中的仙女般,清冷出尘,只是这么站在那里,就透着一种冷淡的疏离感,仿佛随时要乘风归去天庭。

  封预之痴痴地看着安平,只想学董永永远永远把七仙女留在他身旁。

  “安平,”他喃喃地唤道,似乎又冷静了一些,放柔声音道,“我是为了你,才宁愿冒着可能会被牵连的风险……为什么你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

  封预之深情款款地看着几尺外的安平,一双眸子柔和得不可思议,情到深处时,他忍不住上前了一步。

  安平却是不为所动,神色间更为淡漠了,道:“你既然怕被牵连,那我们就和离吧!”

  这不是安平第一次提和离,却再一次震得封预之呆立原地,感觉自己仿佛又被安平在脸上重重地甩了一个巴掌。

  “啪!”

  那一声重重地回荡在他耳边久久不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封预之才回过神来,既失望又愤怒地看着安平,那神情仿佛在说,安平,你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

  封预之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甩袖离去。

  “簌簌簌……”

  一阵狂风吹来,刮得湖畔的无数柳枝哗啦作响,像是在低语,又像是在嘲讽封预之一般。

  安平看也懒得看封预之,笑吟吟地快步走向了那棵桂花树后的端木绯。

  既然封预之都走了,端木绯也不躲了,又从树后探出头来,可爱地对着安平笑了笑。

  “绯儿,陪本宫走走,赏赏灯吧。”安平望着前方这满园如繁星般的灯笼,唇角微勾,神情豁达得很。

  端木绯立刻就点头应了,亲亲热热地挽着安平的胳膊,沿着湖岸往前走着。

  湖畔挂满了形形色色的灯笼,有兔子灯、莲花灯、猫儿灯、鸟禽灯、鲤鱼灯等等,皆是在阵阵夜风中飘来飘去。

  安平一边走,一边随意地问道:“绯儿,刚才我与‘他’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安平说的“他”指的当然是封预之,她也不当端木绯是外人,说话也不兜圈。

  端木绯也坦率,“嗯”了一声。

  “绯儿,你看出什么没?”安平又问道。

  “殿下,您是在套话。”端木绯肯定地说道,说一半,留了一半。

  如果她猜测没错的话,安平方才不止是在套话,而且还是故意激怒封预之。

  封预之一旦气急,必会想办法“找到”证据来还击安平……甚至还会去找那个给他递消息的人,而只要跟着这条线,就能够找到与封预之勾结在一起的人。

  端木绯虽然回答得简短,但是安平从她那笑吟吟的侧颜已经能看出这丫头估计都明白了。

  “绯儿,你说对了!”

  安平爽快地点头认了,心里觉得未来儿媳妇可真聪明。

  相比下,自己家的蠢儿子真是脑子堪忧啊,不围在儿媳妇身边多献献殷勤,反而傻愣愣的养起一只白狐狸来,哎,他这么一点也不懂讨女孩子欢心,自己真是猴年马月才能有儿媳妇啊!

  这时,端木绯忽然停下了脚步,指着挂在几丈外一棵大树上的一盏走马灯道:“殿下,你看,那是我和封公子一起做的走马灯。”

  那盏走马灯高高地挂在一棵枝叶茂盛的梧桐树上,随风飘荡,只见那橙黄色的烛光将剪纸的影子投射在白色的灯罩上,两匹黑色的小马驹奔跑嬉戏,追逐着跑在最前方的一匹矫健雄壮的黑马,投影飞快地转动,再一看又似乎是黑马在后方仔细地守护着两匹小马驹。

  这一幕看来都活泼欢快,又隐约透着一分温馨。

  安平怔怔地仰首看着这盏走马灯,似乎想到了什么,眸光微闪,神色有些复杂。

  静了片刻后,安平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阿炎是个好孩子!”

  她的话乍一听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细品之下,又可以体会到她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所透露的慈爱之心与一种深深的慨叹。

  “殿下说得是。”端木绯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无论封炎怎么对待外人,别人又怎么看待封炎,对于安平而言,他绝对是一个最好的儿子!不过,在她看,安平长公主更好!

  安平闻言笑了,看来儿子在绯儿心里的印象分还是节节上升的嘛!

  不错。

  安平趁热打铁地邀请道:“绯儿,明天你来畅月宫陪本宫下棋吧,本宫的厨娘又学了几样新点心。”h

  端木绯正想答应,却又猛地想起她已经答应了明天陪封炎去试火铳。

  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于是乎,次日一早,端木绯就乖乖地与封炎一起出门了,不过,她还是吃到了安平特意捎封炎带给她的松瓤鹅油卷,只觉得这点心清甜松软,齿颊留香。

  她满足地在心里再次叹息:安平长公主真好啊!

  等马车停下来的时候,端木绯还咬着小半块松瓤鹅油卷,下一刻,就听马车外传来了封炎的声音:“端木四姑娘,到了。”

  端木绯狼吞虎咽地吃完手里的小半块松瓤鹅油卷,又用帕子擦了擦嘴,抚了抚衣裙,就下了马车。

  为了试火铳,封炎充当车夫,奔霄替他们拉了回马车,来到了距离猎场七八里外的一处青山绿水畔。

  端木绯下了马车后,登时眼睛一亮,下意识地深呼吸了一口四周新鲜的空气。

  封炎解下了奔霄身上的束缚,由着它自己去戏水玩耍。

  其实端木绯也是来玩的,接下来的事,她几乎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一旁一把与奔霄玩水,一边看着封炎轻松地把那个沉甸甸的装着火铳的木匣子从马车上取了下来,打开木匣子,拿出了里头那把改造过的火铳。

  封炎熟练地把火铳握在手里,大致检查了一番后,才开始上铁丸、填火药,然后对准前方的一株老松。

  封炎取出了一个火折子,同时提醒端木绯道:“端木四姑娘,捂上耳朵。”

  端木绯也没多想,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乖巧地就高举起湿漉漉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火折子点燃了引线,“滋滋滋”,引线迅速地燃烧了起来。

  端木绯默默地数着数:“一、二、三……”

  话音还未落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火铳口就像是喷出一条赤红的火龙般,火龙呼啸着把铳管中的铁丸射了出去,迅如闪电……

  端木绯的视线几乎没追上,紧接着,就又是“咚”的一声巨响,三十来丈外的那株老松的树干被整个射穿,那铁丸一直打到了后方的另一株老松上。

  “簌簌……”

  两株老松的树干剧烈地抖动起来,密密麻麻的松针如雨般落下。

  端木绯顿时眼睛晶亮,比之其他刀剑箭之类的武器,火铳的威力果然强悍。

  没一会儿,又是“砰”的一声,火铳再次发射,火铳口烟雾喷涌而出,又是一颗铁丸夹着火焰如流星般急速地射出,再次干脆利落地射穿了最前方的那株老松……

  “簌簌簌……”

  老松的枝干抖动得越发厉害了,就像那风雨瑟瑟发抖的野草般。

  见封炎放下了火铳,端木绯也放下了小手,明明刚才捂着耳朵,可是她还是觉得耳边有些嗡嗡作响。

  端木绯也顾不上这些,兴致勃勃地走到了那株被打穿了两个孔洞的老松前,打量了一番,赞道:“火铳的杀伤力实在是强大!”

  封炎拿着一件斗篷也走了过来,“蓁……这火铳添加了你设计的自动添加铁丸、火药的部件后,两次射击之间的间隙可以缩减到五息时间。”

  比起以前,每一次射击后,要手动再填装铁丸和火药,火铳的利用率可说是大大地提高了。

  上方的枝叶还在震动摇摆着,两人沐浴于一片松针雨中。

  端木绯还在盯着那两株松树看,若有所思:火铳的杀伤力确实强大,但是缺点也还是太显著,比如点燃引线需要耗费三息,三息虽短,但是在战场上,也许这一次次的“三息”就是致胜的关键……

  端木绯想得入神,直到封炎把手里的斗篷给她披上并给她戴上斗篷帽挡住那如雨般落下的松针,她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端木绯一看到封炎竟然纡尊降贵地给她披斗篷,吓得顿z时跳了起来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一股脑儿地朝前方的老松撞了过去……

  封炎急忙伸手一把拉住了端木绯的右腕,把她往自己的方向一拽。

  端木绯低呼了一声,身子如乳燕归巢般投入了封炎的怀抱中,封炎的另一只手下意识地在她纤细的后腰上扶了一把。

  当彼此的身体相贴的这一瞬,两人都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蓁蓁真软,真香!封炎的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只觉得一股熟悉的熏香味扑鼻而来,这是江南品香记的一品香,以前就是阿辞最喜欢用的熏香,也是他最喜欢的!

  他今天也熏了这个香,他和蓁蓁可真有默契!封炎有些雀跃地想着。

  而他怀中的端木绯好像被冻僵似的,僵立成了一段冰柱。

  她快被自己蠢哭了!她怎么就这么蠢呢?端木绯就差没举起拳头捶捶自己的脑袋了,心里一个声音在那喊道:她……她、她真的不是在投怀送抱啊!

  短短半个月,她先是牵了封炎的手,后来不小心亲了他的下巴,现在又投怀送抱,封炎会不会以为她在觊觎他的美色?!

  端木绯的脑海中一不小心就浮现戏本子里的采花大盗对着姑娘家邪魅一笑的样子,自古以来,采花大盗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端木绯欲哭无泪地咽了咽口水,讷讷道:“封……封公子……”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话音还未落下,封炎好似被踩住了痛脚般后连退了好几步,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像是一记重锤般敲打在端木绯原本就心惊肉跳的小心肝上。

  接下来,是不是该算账了?!

  怎么办?!

  端木绯的思绪一片混乱,脑海中浮现某张救星的脸庞,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说道:“长公主……昨晚长公主……”

  在封炎那幽黑的凤眸注视下,端木绯慌得有些语无伦次了,想说安平昨晚邀请她去下棋,封炎可得留着她的小命,但是听在封炎耳里,却是想起了另一件事。

  封炎的凤眸微深,道:“我听娘说,昨晚你都听到了……”

  气氛一凝,上方的松枝不知何时也停了下来,时间似乎停住。

  封炎接着道:“前日,我派去京城调查的人回来了,查不到‘他’在在秋猎前,和什么人接触过。”

  “我已经让暗卫盯着‘他’了,那里一有异动,暗卫就会立刻禀报的。”

  说话间,封炎的眼神越发幽深了,眼底闪过一道锐利的流光。

  “封公子,就算一时查不到什么,想要让驸马爷‘有口难言’的办法其实还有挺多……”

------题外话------

  闺香的感情戏就是这个风格,挺萌的啊。

  “你侬我侬、甜来甜去”已经有阿玥和阿奕的500万字了,再继续写一样的内容,对我来说是简单多了,但也没什么意思,不是吗?

  爱你们!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shengshijiaochongzhimingmenguix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