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298收服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作者:天泠 | 更新时间:2019-10-28 15:58: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九星霸体诀超强兵王在都市近战狂兵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重生之都市仙尊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哥哥万万岁老婆大人有点拽极品全能学生
  岑隐从御书房出来时,已是正午了,一轮红日高悬天空,映得岑隐身上的那袭大红麒麟袍越发夺目,衣袍上的金线闪闪发亮。

  岑隐带着小蝎先回了司礼监。

  四五个司礼监以及东厂的下属早就候在了那里,听闻督主来了,纷纷来了书房禀报。

  岑隐在司礼监的书房不仅宽敞,而且布置得十分雅致,两面靠墙都摆放着几个高高的黄花梨书架,书架里放满了各式书籍,书房的正中是一个大大的黄花梨书案,临窗放着两张小方几并四把圈椅,其中一个方几上还摆了一个青花瓷的鱼缸,鱼缸中摇曳着几尾红黑相间的金鱼……

  这要是不知道,恐怕还以为这是哪个世家公子的书房呢!

  书房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书香味,随着岑隐的归来,空气里又加入了淡淡的茶香。

  一个小內侍手脚利索地给岑隐上了茶,热气腾腾的茶盅里,茶汤清澈澄明,香味清冽醇厚,一看一闻,就知道是好茶。

  岑隐优雅地捧起了青花瓷茶盅,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颇有几分闲云野鹤的悠闲。

  相比之下,书案另一边的曹由贤几人则都是神情严肃,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督主,那几个南怀探子能招的都已经招了,估计是榨不出什么来了……”曹由贤恭敬地对着岑隐抱拳,率先出声请示道,“您看,不知该如何处置呢?”

  曹由贤身旁的其他几人低眉顺眼,目光也不敢乱瞟,只是默默地盯着自己的鞋尖。

  岑隐又浅啜了口茶,狭长的眼眸如寒潭静水般深邃冷冽,神情淡淡地给了五个字:“送他们上路。”

  他说得云淡风轻,而曹由贤则答得郑重其事:“是,督主。”

  几条人命在三言两语间灰飞烟灭,但是,屋子里却没有人露出一点动容之色,平静如初。

  说到底,死在他们东厂的铡刀下的人还少吗?更何况,这还是几个南怀探子,就算是千刀万剐,那也是他们活该!

  曹由贤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紧接着,另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太监上前半步,恭敬地作揖禀道:“督主,昨日各地呈上来的奏折已经都一一整理好了……”

  中年太监说话的同时,另一个胖乎乎的小內侍恭敬地呈上了一叠厚厚的折子。

  按照大盛的规矩,所有的奏折都必须先送达司礼监,由司礼监先择选一遍,对这些折子分门别类,或打回,或呈递,或留中不发……

  此刻,小內侍呈上的这些折子里都夹有不同颜色的丝带和纸条,是由司礼监的禀笔太监们整理折子后在其中留下的备注,以丝带的颜色来表示事情的紧要程度。

  岑隐放下了手里的茶盅,随意地率先翻起那些夹着红丝带的折子来,他每天都要处理这些官员上奏的折子,常年以往下来,已经十分熟练,一目十行地往下看着……

  书房里,鸦雀无声,其他几人都不敢吭声,在一旁静静地候着,只听那折子翻动的沙沙声回荡在屋子里。

  约莫过了一炷香功夫后,岑隐就从那叠折子里抽出了四本折子,嘴角微翘地吩咐道:“这几本交由内阁商议。”

  “是,督主。”中年太监见岑隐神色温和,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急忙应声。

  之后,岑隐又抽出了两张折子,令小蝎送到御前,至于剩下的,他直接就替皇帝御笔朱批,盖了印。

  等这些琐事都处理完了,已经快未时了。

  书案前,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二十余岁、身形削瘦的青年太监。

  那青年太监见岑隐把最后一张批好的折子放在了一边,这才上前禀道:“督主,兵部那边刚才派人来问,今年的京营阅兵大典定在三月底可行否。”

  往年的京营阅兵大典大都也在这个时候,青年太监本以为这只是一件循旧例的小事,没想到岑隐却是露出沉吟之色,缓缓道:“本座马上要离京一趟,此事等本座回京后再说。”

  屋子里的几个太监內侍皆是一惊,下意识地面面相觑,立刻猜到岑隐肯定是奉旨出京办差。

  那中年太监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急切地自请道:“督主,不如由属下陪督主一同……”

  其他几人也是争先恐后地说道:“督主,属下愿……”

  岑隐狭长的眸子眯了眯,抬手示意他们噤声。

  几乎是下一瞬,屋子里的声音就像霎时间被吸走似的,又变得寂静无声。

  那几个太监內侍呆若木鸡地僵立当场,唯恐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岑隐淡淡又道:“事关重大,必须由本座独往。”

  其他人也不敢再多说,皆是连连应声,接着那个青年太监殷勤地又道:“那属下即刻就去帮督主备马备车。”

  另外几人心里一阵懊恼,觉得又错过了一次献殷勤的机会。

  岑隐站起身来,随意地掸了掸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尘埃,道:“车就不必了。”

  言下之意,等于是说这马是要备的。

  那青年太监唯唯应诺,急忙下去备马。

  书房里的其他几人连忙你一言、我一语地表示在岑隐出京的这段日子,他们一定会小心谨慎办差,好好地表了一番忠心后,这才依依不舍地告退了。

  岑隐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进了书房的里间,里间是一间休息用的内室,床柜桌椅、钵罐瓶盆,无一不缺,平日里,岑隐偶尔晚上来不及出宫时,就是在此处歇息的。

  他在內室里换了一身宝蓝色云纹刻丝锦袍,又取了个小包袱,随后就离开了司礼监。

  至于那个青年太监已经候在了屋檐下,随岑隐一起朝宫门的方向走去。

  那个青年太监谨慎地落后了半步,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说着话:

  “督主,属下特意让人给您备了一匹汗血宝马,虽不能日行千里,却也是难得一见的良马,可连跑一日一夜不力竭。”

  “这匹宝马可是御马监从西北挑来的良马,比之辽东马更胜一筹……”

  跟在后面的另一个小內侍见这青年太监喋喋不休地说个没玩没了,暗暗地在后面瞪着他,心道:谄媚!这备马本是他们御马监的差事,谁要他司礼监的人来逾矩!

  小內侍绞尽脑汁地想插话进去,想了又想,忽然灵光一闪,接着对方的话茬子说道:“督主,属下倒觉得这辽东马与西北马是各有千秋。说来,属下曾听闻端木家的大姑娘正在打听辽东哪家马场要卖……”

  岑隐脚下的步子微缓,饶有兴致地朝那小內侍看去,叹道:“你倒是消息灵通。”

  那小內侍也是因为知道自家督主与端木府的两位姑娘交情不错,这才借此插话,没想到竟然得了督主的夸奖。

  他登时喜笑颜开,机灵地试探道:“督主,要不属下帮着端木大姑娘去问问……”

  岑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那小內侍也不是蠢人,当然明白岑隐的心意,笑得更灿烂了,今日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不仅得了督主的夸奖,还又得了新差事。他回头可得去找菩萨还愿才好!

  话语间,以岑隐为首的几人已经到了宫门口,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內侍牵着一匹高大矫健的红马候在了那里。

  “你们不必再送。”

  岑隐接过了马,随口打发了那些人,就不紧不慢地朝北行去,闲庭信步。

  后方的青年太监几人不敢再继续跟着,却也没有退下,都站在宫门处恭敬地目送岑隐离去。

  拐过一个弯后,后面的宫门就彻底看不到了,岑隐继续往前走着。

  当远离宫门和那些个內侍后,他周身的气息似乎就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仿佛一把利剑收入了一柄装饰华丽的剑鞘中,优雅闲适得如同一个普通的世家公子,只除了他那张过分艳丽的脸庞委实是招眼,所经之处,他永远是众人目光的焦点。

  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热闹得很,岑隐干脆没有上马,一路牵马缓行。

  四周的行人马车川流不息地去去来来。

  一辆黑漆平头马车在经过岑隐的身旁后,突然就在两丈外停了下来,马车一边的窗帘被人从里面挑起,露出一张秀丽的面庞,惊喜地低呼道:“岑……公子!”

  岑隐没有驻足,随着人流继续往前走去,不疾不徐,仿若未闻般。

  马车里的少女望着那道挺拔如修竹般的背影又羞有恼,猛地放下了车帘,脸色不太好看。

  车厢里的空气随之也冷。

  “五姑娘,”身边的丫鬟有些愤愤不平地撅了噘嘴,没好气地说道,“那个岑隐也不过是个太监,有什么了不起的,奴婢看姑娘以后也不用给他脸面!有的人就是给脸不要脸!奴婢早就听说那些个太监都是阴阳怪……”

  “够了!”耿听莲不悦地瞪了丫鬟一眼,打断了她。

  “……”丫鬟扁扁嘴,还是觉得替自家主子不平,但终归是噤声不语。

  马车里,静了一会儿,只听那街道上的喧哗声此起彼伏地传来,纷纷扰扰,如那海面上的浪潮声,喧嚣不止。

  卫国公府的马车继续往前行驶着,发出规律的车轱辘声。

  耿听莲神色怔怔,似是自语地喃喃道:“其实,我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她反复地在自己的记忆中搜寻过,还是记不清自己过去是不是曾在哪里见过岑隐……

  但是,随着他俩一次又一次的相见,她觉得这种眼熟感越来越强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何处又是何时。

  有的时候,耿听莲自己也弄不明白,是因为自己被岑隐那堪称倾城的容貌所迷惑,才生出这种错觉,还是自己真的曾见过他……

  耿听莲忍不住又一次挑开窗帘回头望去,在街道上的人群中急切地搜索着他的背影,目光灼灼。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她只希望岑隐能再回头看她一眼,哪怕是一眼。

  耿听莲一眨不眨地看着岑隐那宝蓝色的背影渐行渐远,他修长挺拔的身形在人群中鹤立鸡群,是那么优雅,那么夺目,仿佛受上天眷宠的天之骄子。

  然而,岑隐始终没有回头。

  耿听莲微咬下唇,心里说不出的失望与沮丧。

  还是这样。

  岑隐他从来都对自己毫不理会,仿佛自己在他眼里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蝼蚁罢了,根本就不值得他费神费心。

  她是卫国公府的嫡女,从小到大都是众星拱月般长大,十几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她。她更不懂,他为何宁可对那个端木纭展颜……

  耿听莲紧紧地攥住了手里的窗帘,就这么直愣愣地目送岑隐的身形慢慢地被人群所吞没……

  前方的岑隐又走过两条街后,就从北城门出了城。

  他利索地翻身上马,然后下意识地回头朝城门的方向望了一眼,城墙上的旌旗随着微风飞舞着,猎猎作响,似相迎又似送别。

  内侍无旨不得出京,除了伴驾外,他已经整整八年没有离开过京城了。

  须臾,岑隐毅然地转过身,一夹马腹,胯下的红马就如离弦之箭般飞驰而出,马蹄飞扬,绝尘而去。

  “得得得……”

  岑隐一路北上,白天赶路,晚上就歇在驿站,连赶了五天的路,他终于抵达了千里外的长碧山脉下。

  不同于京城的繁华,长碧山脉一带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目光所及之处,唯有青山绿树与碧水,人烟罕见,四周的山林似乎把人间世间的喧嚣隔绝于外,近乎是深山老林般。

  这一日,岑隐一早就从靳兴城出发,马不停蹄地驰出了五六十里,起初靳兴城四周还有些田地与村落,到现在太阳西沉,周围已经许久没有看到人与马车。

  “得得得……”

  岑隐不知疲倦地策马奔驰着,在夕阳快要落下一半的时候,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个小镇。

  镇子口挂着一块破旧不堪、字迹模糊的牌匾,上面以黑色油漆龙飞凤舞地写着三个大字:

  南山镇。

  岑隐拉了拉马绳,停下了马。

  红马一边发出疲倦的嘶鸣声,一边踱着马蹄,马背上的岑隐仰望着那三个大字,幽黑的眸子里飞快地闪过一道锐芒。

  他利落翻身下马,牵着红马进了镇子。

  这是一个荒芜陈旧的小镇子,沿着一条不算宽阔的街道往前走去,两边的铺子零零落落,几乎是关了一半,路上布满了砂石落叶,根本就没几个行人。

  岑隐一进镇子,就引来街道两边一道道打量审视的目光,四周仿佛是炸下一道响雷般,空气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娘,来生人了!来生人了!”

  一个七八岁、穿着满是补丁的粗布衣裳的小男孩指着岑隐兴奋地叫了起来,孩子那清脆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镇子显得尤为响亮。

  街道两边,原本半闭半合的木门、木窗又被打开了好几扇,男女老少皆是探出头来张望,更多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岑隐这个“生人”。

  那个大喊大叫的男孩欢快地跑了过来,也不怕生地与岑隐搭话:“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我叫狗剩,你是来我们南山镇找人的吗?”

  “要不要我给你带路?”

  “你只要给我买一个肉包子吃就可以了。”

  “要不,你给我一块麦芽糖也可以。”

  那个叫“狗剩”的男孩跟在岑隐身旁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就像是一只欢快的小麻雀似的。

  岑隐从头到尾一声不吭,随手从腰侧解下一个玄色的荷包,朝男孩丢了过去,毫不停留地继续往前走去。

  狗剩下意识地伸手一抓,就一把接住了那个荷包。

  他急切地解开了荷包,嘴里喃喃念着:“糖糖糖……”然而,手指却是从荷包里掏出了几个银锞子。

  “不是糖。”狗剩失望地垮下了肩膀,嫌弃地看着掌心的银锞子。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银子有什么用?!

  “哥哥,你有没有糖……”

  狗剩又急切地朝岑隐看去,此时,岑隐已经走到了七八丈外,目标明确地朝镇子另一头的后山走去。

  “哥……”狗剩还想追上去,却发现自己的胳膊一紧,一个二十几岁的青衣少妇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目光幽深地看着他手里那个绣着四爪蟒纹的荷包。

  不知何时,更多的人从屋子里走到了街上,男女老少,形容各异,皆是神色复杂地看着后山的方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娘,这荷包是我的。”狗剩咽了咽口水,觉得手腕上好似被铁夹子桎梏住一般,哪怕会挨揍,他还是勇敢地说道。

  回答他的是沉默。

  四周静得有些瘆人,这条长长的街道上,明明站了不少人,却是一片寂静无声。

  那西沉的夕阳已经落下了大半,上方的天空一片昏黄,下方的镇子半明半暗,周遭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呱呱呱!”

  远处传来数只乌鸦粗嘎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空气渐渐变得有些阴冷。

  “咕噜噜……”

  突然,一阵响亮的肠胃鸣叫声在街道上响起,引得众人都下意识地循声望去。

  狗剩被这么多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摸着自己的肚皮,讪讪道:“我……我饿……”

  他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嗖”的一阵破空声从后方传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撕裂了空气一般。

  众人也都顾不上狗剩了,一个个皆是仰首望天,就见后山的方向,一道橘红色的烟火猛地自山里直冲向云霄,如同一道闪电撕裂夜空。

  “嘭!”

  烟火在夜空中炸了开来,绽放成一朵巨大的烟花,那橘红色的火花猛地四散开来,把夜空装点得如此绚烂璀璨,流光溢彩。

  “娘,烟火,是烟火!”狗剩激动地用另一只小手指着上方的夜空叫了起来,“好大的烟火啊!”

  紧接着,又是“嗖、嗖”两声,两道同样的烟火飞快地升腾而起,几乎同时在夜空中炸开,映得四周似乎都亮了一亮。

  狗剩更为激动了,欢欣鼓掌,小脸上红扑扑的。

  街道上,那些如一座座石雕般静立许久的人突然有了些动静,人群中零零落落地走出了十来道身形,有老者,有中年,有青年,也有女子……

  这十人都有志一同地朝后山的方向走了过去,神情严肃,一股凝重的气息自然而然地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娘……”

  后方的狗剩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青衣少妇渐行渐远的背影,他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安抚地揉了揉他的发顶,用低若蚊吟的声音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不是总说想出去玩吗?”

  包括青衣少妇在内的十人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后山,夜幕落下后,四周一片漆黑,却根本没人去拿火把或者点灯,他们直接沿着后山的一条小道来到一个山洞前。

  山洞外,一匹红马在大树下悠闲地吃着草,洞口那些原本用来遮挡的藤蔓已经被人凌乱地扯到了一边。

  山洞里,点着昏黄的烛光,烛火在夜风中微微跳跃着,时明时暗,空气沉甸甸的,很是凝重。

  这十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就鱼贯地进了山洞。

  洞内十分宽敞,足足有三四丈宽,洞顶一丈多高,不至于给人太强的压迫感。

  这个山洞被人大致收拾过,就像是一间小小的厅堂般,两边有椅子,正中摆有一个香案,案头供着一个牌位。

  此刻,案头烛台上的两个香烛被人点燃了,一个蓝袍青年站在香案前,郑重其事地对着那个牌位俯首作揖,上了香。

  后方的十人眸色幽深地看着前方这个青年,虽然他们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谁,但是,他既然找到了这里,又打开了山洞的暗门,甚至还知道如何发射对应的信号弹,这就意味着——

  他应该是“那个人”派来的。

  否则的话,有些东西,若非没有“那个人”口耳相传,此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现在,就只差最后一样“东西”了。

  这十人皆是沉默,静静地等待着,反正他们也已经等了十几年了,不着急。

  岑隐似乎没有听到后方的脚步声一般,一板一眼地完成了上香的动作,仿佛他在进行着一个无比重要的仪式般。

  等他把三根香插到了香炉里,他才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前方站成了两排的十人,勾唇笑了。

  跳跃的火光在他那张完美无缺的脸庞上投下了一片诡异的阴影,反而衬得他整个人越发艳丽、魅惑,就像是那山野间的狐妖鬼魅般,美得夺人心魄,美得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四周的呼吸声仿佛停止了,一片死寂。

  岑隐从袖中掏出了一块金色的雕龙令牌,昏黄的烛火给那块金色的令牌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让它看来仿佛在发光似的。

  令牌的一面刻着一个字——影。

  那十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块令牌上,凝滞了一瞬,跟着就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最后一样东西齐了!

  “参见统领!”

  一个虬髯胡的中年男子率先跪了下去,其他九人也齐刷刷地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齐声高喊着,他们整齐的声音回荡在山洞里。

  十个人皆是俯首抱拳,神情恭敬。

  他们影卫由先帝所设立,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共十卫,他们十人便是这十卫的卫长。

  按照先帝定下的规矩,谁拿着这块令牌,谁就是影卫的统领,他们就必须要听命于对方。

  十几年了,自从崇明帝仙逝后,他们这些人就像是被“遗忘”一般等在这个镇子里……一眨眼,都十几年了。

  他们几乎以为这场等待将永无尽头,没想到京城那边终于来人了!

  山洞里,再次陷入一片死寂,鸦雀无声,只有外面晚风吹拂着枝叶的声音此起彼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阴柔的男音突然自头顶上方响起:

  “免礼。”

  声音似近还远,仿佛穿越十几年的时光而来。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shengshijiaochongzhimingmenguix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