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443厉害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作者:天泠 | 更新时间:2019-05-07 05:54: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啪!”

  一个茶盅忽然在歪倒在了茶托上,其中的茶水顺势泼洒在方几上,急速地流淌开去,洒在少女水绿色的百褶裙上。

  “姑娘。”丫鬟低低地喊了一声,急忙用帕子去擦季兰舟的裙子,可是那橙黄色的茶汤已经在浅色的裙裾上留下了一滩清晰的茶渍。

  厅堂里静了一静。

  端木绯看着季兰舟的裙裾,动了动眉梢,嘴角染上了一抹兴味。

  王婉如眉头紧皱,觉得季兰舟也太冒失了,真是丢人丢到端木府来了,别人说起季兰舟的丑事也只会说是宣武侯府的表姑娘。真是丢人!

  王婉如迁怒地瞪了季兰舟一眼,就不该带她来,正事没干,反而还给她惹麻烦!

  季兰舟纤弱的身子缩了缩,垂首不敢直视王婉如的眼睛。

  “季姑娘,”这时,端木绯站起身来,精致的小脸上还是笑盈盈的,笑得十分贴心可爱,“我带你去换一身裙子吧。”

  “……”王婉如也不好反对,嘴角紧抿,面沉如水。

  季兰舟站起身来,柔弱地对着端木绯微微一笑,“劳烦端木四姑娘。”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真趣堂。

  夕阳西沉,气温开始稍稍下降,姹紫嫣红的彩霞布满了天空,看着一片绚丽多彩。

  “季姑娘,这边请。”

  端木绯走在前面给季兰舟引路,两人身后,一只黑鸟不近不远地跟着她们,一会儿躲在树冠中,一会儿又飞出,一会儿借着亭台楼阁的边角掩藏自己的身形。

  季兰舟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忽然停下脚步,敏锐地回头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没有风时,庭院里静悄悄的,花木全部静止不动。

  端木绯也停下了脚步,朝不远处的亭子望了一眼,没揭穿那只蠢鸟,笑眯眯地说道:“季姑娘,你只比我姐姐矮一寸,我姐姐的裙子,你穿应该合适。我记得我姐姐有一条樱草色的罗裙,还没上过身,应该正配你这一身,那裙子可好看了,上面绣的黄莺还是我画的样子呢。”

  看着眼前这个天真单纯得仿佛不谙世事的少女,季兰舟目光微凝,幽黑的眸子一眨不眨。

  她似乎还是平日里那个楚楚可怜的少女,又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挺得笔直的腰杆就像是那秋风中的幽兰般,论强壮不如松,论坚毅不如梅,论挺拔不如竹,却自有她的气度与风骨。

  “端木四姑娘,你要是我,你会怎么做?”季兰舟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清澈的声音中少了平日里的娇弱。

  “簌簌簌……”

  一阵暖风忽地吹来,吹得周围的花木微微摇摆起来,藏在亭尖后的小八哥探出半个脑袋来,却见端木绯站在原处没动,又赶忙缩了回去。

  端木绯勾唇笑了,笑得甜甜的。

  季兰舟看着端木绯,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心潮翻涌。

  她静默了好一会儿,似是在自言自语般说道:“五年前,我随母亲来京城时,我才九岁……十一岁时,母亲过世。我在侯府接连为父母守孝,这五年来足不出户。”

  因此她来了京城五年,也没个可以说体己话的闺中密友,至于侯府里……不提也罢。

  上次在贡院门口遇到端木绯,让她觉得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偶尔也会想起对方与她说的话,今天她借机来端木府,表面上的借口是为了表哥王廷惟求情,其实是想见见这位端木四姑娘。

  这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季兰舟此刻回想起来,一切仿佛犹在昨日。

  “五年,就足以让某些东西改头换面……”

  五年前,她初进京时,宣武侯府十几年不曾修缮,屋子院子园子多有破败之处,屋内的摆设全是上了年头的,下人一季只得一身新衣……而现在侯府的这些宅子哪怕是无人住的潇湘斋和沧海阁也都修缮了一遍,府里还又多建了一个小花园,府中多次采买下人,人数至少多了一半,一季更是发上三身新衣,逢年过节或有喜事还有额外的赏赐……

  这还仅仅只是表面上能看到的。

  季兰舟仰首看着不远处的几棵银桂树,下颌到脖颈的线条因为这个姿势而拉长,优雅如天鹅般,清冷的声音徐徐道来。

  须臾,她的目光再次看向了端木绯,问道:“端木四姑娘,你要是我,你会怎么做?”

  没等端木绯回答,季兰舟又继续说道:“皇上仁慈,许我将来的次子可以继承季家的爵位。外祖母作主,要让我嫁给表哥王廷惟。”

  顿了一下后,季兰舟再次问道:“端木四姑娘,你要是我,你会怎么做?”

  季兰舟一眨不眨地看着端木绯,神态平静,一双幽黑的眸子深沉得看不到底。

  风一吹,她的裙摆随风起舞,翻飞如蝶,衬得她原本就纤细的身形愈发纤弱了。

  端木绯与季兰舟四目对视,她抬手漫不经心地以食指卷着一缕青丝,唇角露出一对可爱的梨涡。

  “我上次与你说的‘过犹不及’,指的是你的‘力道’用的方向不对。”端木绯笑吟吟地说道。

  不远处,鬼鬼祟祟的小八哥又往端木绯和季兰舟这边望了一眼,看得端木绯忍俊不禁,唇角的梨涡更深了。

  “……”季兰舟疑惑地看着端木绯,挑了挑眉梢。端木绯这是何意?

  端木绯接着道:“我听闻季家盐商出身,当年为了西南之乱,季家老太爷献给了朝廷一半家财,足足有一千五百万两白银,那么说来,季家应当至少还有一千多万两。”此外,季家应该还有田产、地契、宅院、珠宝、古董等等不计其数。

  季兰舟点了点头,端木绯说得这些天下皆知。

  端木绯歪了歪小脸,笑得愈发无邪,义正言辞地说道:“季姑娘,如今南境战事紧迫,姑娘要不要学学令先祖父,将一半家财赠于朝廷呢?”

  说完,也不等季兰舟回答,她抬手指了指前面,“季姑娘,再绕过前面的池塘,就是我和姐姐住的院子了。请。”

  端木绯步履轻快地继续沿着鹅卵石小径往前走去。

  “……”季兰舟嘴唇翕动,看着端木绯娇小的背影,惊得一时反应不过来。

  “簌簌簌……”

  又是一阵风吹来,树影婆娑,阳光透过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季兰舟的脸庞上投下一片摇曳斑驳的光影,点点金光在她的肌肤上跳跃着,让她清丽柔和的脸仿佛一尊上了釉的白瓷像。

  季兰舟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似蹙非蹙的眉眼一点点地舒展看来,那双深邃的眸子也越来越亮。

  她明白了。

  厉害,她真是厉害!

  季兰舟一脸钦佩地看着前方的小姑娘。

  一只黑鸟在她头顶展翅掠过,追着前面的小姑娘去了,小姑娘抬了抬右手,那只黑色的小八哥就稳稳地落在了她的臂上,轻快地在拍了拍翅膀,又“嘎嘎”地叫了两声。

  “小八,你又想吓我!”小姑娘摸了摸那只小八哥,发出清脆的笑声,一派天真烂漫。

  季兰舟直直地看着端木绯,心中一片敞亮。

  比起端木绯的一针见血,自己这段时日的行事确实兜了好大的圈子,反而过犹不及……

  想起今日在花厅时发生的一幕幕,季兰舟眸光微闪,迈出了步子,跟在端木绯的身后不紧不慢地朝前走去。

  王家贪着季家的万贯家财,借着她守孝无暇他顾的机会,占用她季家的家产。

  王家不想让她嫁出去,他们想要留住季家的这份富贵,想要夺取那属于季家的爵位,所以他们想把她永远地留在宣武侯府。

  偏偏孝字当头,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想要靠自己搬离王家并拿回季家的一切,根本不可能。

  即便是告到京兆府去,她一个晚辈状告长辈就落了下乘,为人诟病,她在京中又孤立无援,恐怕最后也只是徒劳,落个不孝不义的名声,让季家的列祖列宗蒙羞。

  想着,季兰舟长翘的眼睫微微颤动了两下。

  出孝后,她想把王家的嘴脸揭露于人前,想让自己能仗着大义离开王家。

  这数月来,也算略有成效,可是她也清楚这并非一朝之功,需要徐徐图之,而且,说到底也是王家与季家的家务事,旁人虽然会叨念几句,却也不会多管。

  方才端木绯的那个主意太绝了!

  简单明快,而又犀利。

  是啊,光凭自己一介孤女,想要守住季家难如登山,即便她原来的计划进展顺利,收回来的家产也必然是大打折扣,既然如此,干脆就舍去一半家财,让皇帝帮着收。

  朝廷一旦出面,一切也就好办了。

  更重要的是自己还能占着为国为民的大义。

  在“国”之前,家和孝也要退让,也只能退让。

  而她也能顺势而为,趁机摆脱王家这个泥沼。

  季兰舟的眼神沉淀下来,神情间带着一抹坚毅,她三步并作两步,朝端木绯追去。

  小八哥看着有生人走近,立刻又振翅飞走了。

  季兰舟抬眼望着小八哥扑棱着翅膀越飞越高,唇角也随之一点点地翘了起来,温婉的小脸上似在发光。

  这位端木四姑娘可真是一个通透之人。

  “端木四姑娘,你家的小八哥可真乖!”季兰舟含笑道。

  端木绯弯了弯唇,小八哥展翅飞过了前方的几棵槐树,下一瞬,就听前方传来小八哥受惊的声音,“呱呱”,它慌不择路地又飞了回来,双翅惊慌地擦过了树枝。

  小八哥在端木府中也算是受尽各种宠爱了,它会怕的人屈指可数,唔,这个程度难道是……

  仿佛在验证端木绯心中的猜测般,一个平静无波的男音在前方几丈外响起:“小八。”

  与此同时,一个身形挺拔、着湖蓝直裰的少年从槐树后信步走来,俊逸的面庞上神色严肃端凝。

  端木绯一看到少年就是肃然起敬,唤道:“大哥哥。”

  “呱呱!”

  她的声音正好与小八哥的喊叫声重叠在一起,小八哥狼狈地飞到不远处的梧桐树上,试图用那繁茂的枝叶遮掩自己小巧的身形,掩耳盗铃。

  “四妹妹。”端木珩不轻不重地唤了一声,如平常般寡言少语。

  端木珩今天休沐,下午就在小花园里画画,画完后,本想找端木绯品评一番,就来湛清院找她,谁想湛清院的丫鬟说方才宣武侯府来人了,大姑娘和四姑娘都被叫去待客了。

  他正要先回外院,没想到这才一转身,就看到了端木绯与宣武侯府的表姑娘朝这边走来,他就略略避了避,却不料让小八哥给叫破了。

  季兰舟浅笑不语。她认得对方是首辅家的大公子端木珩,也是今科秋闱的解元。

  端木绯又规规矩矩地向端木珩介绍季兰舟道:“大哥哥,这位是宣武侯府的表姑娘季姑娘。”

  季兰舟便对着端木珩福了福,端木珩同样作揖回礼。

  端木珩也看到了季兰舟裙子上染的茶渍,没有久留,又对端木绯说了一句:“四妹妹,你得空的时候,去我那儿一趟。”说完,他就拿着画卷离开了。

  端木绯闻言小脸差点没垮下来,心里真怕大哥又要质问她最近逃课的事。

  她蔫蔫地应了一声,对季兰舟道:“季姑娘,这边请。”

  两个姑娘一前一后地继续往前走去,季兰舟心里觉得这对堂兄妹真是有趣,感觉端木四姑娘似乎有些怕这位长兄,可是他们兄妹之间又似乎隐约透着一种亲昵……秋闱那日,端木四姑娘之所以会出现在贡院附近,应该就是为了给长兄送考吧。

  想着,季兰舟忍不住回头朝端木珩的方向望了一眼,不想正好对上了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端木珩也回头看了过来,似乎是在看……

  “嘎嘎!”

  树上的小八哥又惊叫了起来,在两人之间的梧桐树上惊飞而起,闷头朝湛清院的方向飞去,逗得季兰舟唇角又是一勾,目光下意识地追着小家伙,眸子晶亮。

  她继续往前走去,跟随端木绯进了湛清院。

  端木绯先吩咐丫鬟去把端木纭那条新的樱草色罗裙找了出来,然后就带着季兰舟去了碧纱橱换裙子。

  端木绯自己则坐在东次间的窗边,吹吹风,喝喝茶,屋子里宁静祥和,只有碧纱橱的方向隐约传来穿衣的窸窣声。

  须臾,换好了衣裳的季兰舟就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换上了那条新裙子。

  这条裙子说是端木纭的,其实端木纭去年根本就来不及穿,她的身高长得太快了,一不小心裙子就偏短了,端木绯就说,可以以后留着她穿。

  “季姑娘,这条裙子您穿正好,长度恰恰好。”绿萝在一旁笑着赞了一句,说话的同时,她忍不住往端木绯的方向飞快地瞥了一眼,说句实话,她觉得以四姑娘现在的身量来看,远比大姑娘十二三岁时要矮了一截,这条裙子留着估计四姑娘也是穿不上了。

  端木绯没注意绿萝那复杂的眼神,她看着季兰舟,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条裙子果然很适合季兰舟,上面绣的一对黄莺姿态活泼生动,一个停在枝头,一个展翅盘旋,比起季兰舟原来那条水绿色的裙子,一下子多了几分少女特有的清新与明媚。

  唔,自己的眼光就是好。端木绯颇为满意地笑了,想了想,总觉得又缺了什么,就吩咐绿萝去取了一朵樱草色的芙蓉绢花,往季兰舟的鬓角一戴,这才觉得十全十美了。

  两个姑娘又从湛清院返回了前面的真趣堂,她们俩离开也不过是一炷香功夫,厅堂里的气氛更僵硬了。

  周围服侍的丫鬟全都默不作声,低眉顺眼,主位上的端木纭气定神闲地品茗,仿佛王婉如根本就不存在。

  下首的王婉如也在饮茶,脸色很不好看,觉得这个端木纭比她的妹妹还要奸诈,明明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就是不接口。

  事不过三,王婉如讨了几次没趣后,就再也拉不下脸来,干脆赌气不说话了。

  见季兰舟随端木绯回来了,王婉如“啪”地放下了手里的茶盅,瓷器的碰撞声在这寂静的厅堂中尤为响亮刺耳。

  “兰舟表姐,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又出了什么事呢!”王婉如笑眯眯地说道,语气却是阴阳怪气的,显然是在对着季兰舟撒气。

  端木纭连眼皮都没掀一下,无论这对表姐妹之间有什么恩怨,又怎么相处,这都是别人的家务事。

  “如表妹,”季兰舟在王婉如咄咄逼人的视线下缩了缩身子,仿佛一阵风就会吹跑是的,她抿了抿唇,轻声道,“是我走得慢了点,让表妹担心了。”

  哼,谁担心你了!王婉如心道,却也总算还要脸面,不好意思跑到别人家里让人看了笑话。再说了,今天她是随父亲来的……

  就在这时,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匆匆地来了,禀道:“大姑娘,四姑娘,宣武侯要走了。”

  既然宣武侯要走了,那么跟他一起来的王婉如和季兰舟自然也要跟着离开。

  端木纭放下手里的茶盅,淡淡地说道:“季姑娘,王五姑娘,那我就不送了。”她直接吩咐紫藤替她送客,甚至懒得客套。

  王婉如早就也坐不下去了,直接起身,甩袖离去。

  季兰舟不好意思地对着姐妹来福了福,露出一个歉然的微笑,也跟了过去。

  真趣堂里只剩下了姐妹俩。

  端木绯懒得再去端木宪的书房了,反正她和祖父说好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她们姐妹之间一向无话不说,因此端木绯就随口与端木纭说了些季兰舟的事,说着说着,她就忍俊不禁地笑了,“姐姐,你刚才都没看到小八的怂样!下次它不听话,你就把它寄养到大哥哥那里去。”

  端木绯笑得贼兮兮的,有些坏心。

  姐妹俩出门时,偶尔会把小八哥寄养到端木珩那里,比如她们偶尔去京郊的庄子小住一两晚,比如上回七夕前夜她们去了舞阳那里小住。端木珩可比姐妹俩要严厉多了,管教起鸟来就跟管教弟妹似的,心如铁石,小八哥如今在府里哪里都敢去,就是不敢飞去晨风斋。

  端木绯和端木纭手拉手回湛清院去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端木绯早就把端木珩让她得空去晨风斋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回了湛清院后,姐妹俩各忙各的事,端木绯又去了后院的小屋子。

  最近的大半个月,她每天都要在那里呆上一两个时辰,为的就是调配染料,古书上虽然写了配方,但是有些地方剂量写得不太精确,过去的半个多月中,她为了调整剂量,至少调配了五六十种配方,可是结果总是不满意。

  一早她又试着减少了孔雀草与七星花的分量,就兴致勃勃地拿了几方帕子试着染了色,晾了起来。

  这个时候,帕子应该差不多干了吧。

  端木绯走进阴暗的小屋子,踮脚摸了摸晾在晾衣绳上的三方帕子,满意地笑了,然后解下了挂在上面的帕子,细细地端详了一番。

  碧蝉有些好奇地凑过来看,却没看出什么花样来,除了这料子上散发着一种淡雅的清香,这靛蓝色的料子看着实在平平无奇。

  碧蝉了解自家姑娘,知道这帕子肯定不一般,虚心又好奇地问道:“姑娘,这帕子有什么玄机?”

  端木绯抿唇一笑,得意洋洋,碧蝉看着一不小心就想到了那只小八哥,努力绷着脸。

  端木绯朝窗边走了走,把那块布凑到了夕阳的余晖下……

  碧蝉伸长脖子一看,嘴巴一不小心就张成了圆形,目瞪口呆。

  金色的阳光下,那靛蓝色的料子隐约反射出一种七彩绚烂的光芒,流光溢彩。

  随着那只素白的小手抖了抖帕子,那帕子上的颜色随着光线的角度和褶皱的变化又产生了一种细微的变化,颜色仿佛如流水般会流动……

  “姑娘,这帕子真好看。”碧蝉的小嘴张张合合,最后只挤出了这么一句。

  “赏你了,”端木绯扬了扬下巴,唇角翘得更高了,仿佛在说那是当然。

  端木绯又吩咐碧蝉去取六尺料子来,碧蝉连连应声:“姑娘,您这是要做裙子吗?这料子做裙子肯定好看!”

  “我先给姐姐做一条裙子看看。”端木绯点头道,跟着叹了口气,“养马很花银子的。”

  养马很花银子吗?碧蝉怔了怔,她看飞翩和霜纨也就是每天吃点草,在马场放放风……

  端木绯心里琢磨着,姐姐要培育马种,那可是烧银子的事,她得给姐姐挣点钱,姐姐想养多少马,就养多少!

  “阿嚏!”

  此刻正在东次间里的端木纭正在打点下月去江南要用的东西,琢磨着这趟出门要多带些银子,怎么也要让妹妹玩个痛快。

  等从江南回来,她再给妹妹挣银子,多攒些嫁妆。

  姐妹俩一不小心就想到了一个方向去了。

  看季兰舟就知道了,银子多是麻烦,银子少更麻烦!

  姐妹俩愁银子,京兆尹万贵冉愁的就是他的乌纱帽了。

  这次的事闹大了,避也避不过,他只能冒着得罪卫国公和五军都督府的风险,在次日一早的早朝上禀了丁中庆等武将醉酒闹事的事,伤到了数名无辜的百姓,并导致三人伤重不治。

  皇帝当场龙颜大怒,斥天子脚下竟有如此无法无天的荒唐事,并表示要严惩罪魁祸首,令京兆府依律行事,着岑隐旁听,决不可有任何徇私舞弊,要给无辜枉死的百姓一个交代。

  一听说岑隐要旁听,万贵冉吓得差点没跪下来,只能唯唯应诺。

  等到早朝结束后,万贵冉就恭恭敬敬地把岑隐请去了京兆府。

  “岑督主,请。”

  万贵冉咽了咽口水,伸手做请状,请岑隐进了京兆府。

  这时才辰时过半,正是烈日当头的时候,万贵冉的脖颈后方早就是汗涔涔的一片。

  不仅是他,京兆府的衙差们也是战战兢兢,完全没想到东厂的这一位竟然大驾光临了。

  ------题外话------

  唔,季兰舟的重要性并不在于她会是谁的cp。先看剧情吧~

  爱你们!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shengshijiaochongzhimingmenguix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