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盛世婚宠:神秘娇妻来袭

我爱的周锦越

盛世婚宠:神秘娇妻来袭 | 作者:知鸥舟 | 更新时间:2019-04-15 21:54: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飞升之前伏天氏九阳神王最佳赘婿你是我的军令如山回到宋朝当暴君道君你是我戒不掉的心动乡村最强小神农
  周锦越篇·

  周锦越母亲入土为安的那天,他穿着一身黑的手工西装站在碑前,看着墓碑上照片里的女人,一时间感觉回到从前。

  吊唁的人大都离去,站在他身边同样一身黑的沈明月轻轻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面色沉静的说:“阿越,回家吧。”

  这个称呼……

  周锦越回头看她一眼,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握住她的手一怔,只觉得手心温暖,“好。”

  记得那个人,她的手无论是什么时候,不管春夏秋冬都是冰凉的。每次都要自己暖好久才能温暖,她现在有一个更温暖的人,应该不会让她在指尖冰凉了吧。

  今天距离他们结婚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距离最后一次和许嘉言见面,是和今天同样的时间。还记得那天见面时第二天就是他的结婚典礼,他将那封未曾寄出的信件放在了咖啡馆的桌子上,那一封信是他最后给许嘉言的温柔。

  回家以后,周父将他叫到了办公室,他是军人,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本来就少。

  现在尤其是因为周锦越母亲的事情要他放弃了许嘉言娶了沈明月,这本身来说就不是一件公平的事情,可是这个孩子没有反驳,乖乖的就听了他们的话。周锦越没有兄弟,只有二伯生的一个妹妹,所以作为长子,他要继承周家产业。

  而沈明月,是一个比起许嘉言来说更要适合他的人选。

  原本,周锦越的婚事他们不想要插手的,可是周母太喜欢沈明月这个丫头,几乎是眼看着长大的,两家人一早又有婚约。周父看着面前沉默不堪的儿子,心头只是觉得阵阵钝痛。

  周锦越坐在沙发上,他已经连续好些天没有好好休息,眼下乌青了一大片。

  “最近没有好好休息吗,怎么憔悴成这样。”

  周父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周锦越忽然抬头看着他,淡淡的笑了一声,“最近公司的事情也多,没有时间休息。”

  “公司的事情再多也要找时间睡觉吃饭,否则的话身体怎么受得了。”周父见他依旧不肯多说一句话,叹口气摇摇头,“你还是在怪我们吗?”

  周锦越闻声笑了,笑得有点苍凉,“怪你们什么?”

  “你——”周父被噎了一句,他靠在沙发上,有一点的难过。

  这个孩子虽然平日里并没有时间常见,可是小的时候他总是会打来电话像个小姑娘一样粘人,问他什么时候回来。那个时候的他还会伏在自己的肩膀上哈哈大笑,还会因为他的一个小小的礼物开心的成夜睡不着觉。

  可是现在这样,他深深地觉得自己真的是做错了。

  为了他们老一辈人的约定,生生的毁了自己儿子的一生。

  “不然离婚吧。”周父抬眼看他,轻声说,“你和明月在一起,你不开心她也不开心,既然这样的话我去给她商量。明月明事理,她会明白的。”

  “离婚之后呢?”周锦越勾起唇角笑,笑得眼睛都红了,“然后再去给许嘉言求婚吗,爸爸,您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那个姑娘。”

  “她今年二十三岁,还是最好的年华,获了白玉兰最佳女主角,收获了上千万的粉丝,有一群富贵好友。哦,京城叶家的小女儿顾京煜的太太叶清欢,您知道吗?那就是一把将她扶持上去的人,当年有人在片场欺负她,这都是常见的把戏,可是她怀着孕去片场给许嘉言撑腰。还有那个去年接手欢娱的宋筱,京城蒋三的太太,那是她的专属经纪人,这么多年了就只带她一个,早就是欢娱一姐。还有那个去年三月份获得服装设计国际大奖的苏文瑾,是京城叶大少的太太,还有那个王牌律师钟佳宁,那是顾家次子顾京玮的太太。”

  “父亲,你怎么不想想看,她才二十三岁就已经得到了多少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她的朋友圈广到什么程度,单看她的这些个朋友您都已经知道了。”周锦越眼角酸涩,这些话他好像是在说给周父听,可是实际上却是在劝解自己,“这些都不说,人家还有一个二十二岁就获了国际影帝的男朋友时远,那是一个什么概念,比我还要厉害的人。没有绯闻,洁身自好,除了许嘉言基本上没有任何异性朋友,在一起的这一年里面,人家只拍有许嘉言的戏。”

  “您究竟是在想些什么,觉得拥有这样一切的许嘉言还会跟一个结过一次婚的男人在一起。”

  他的声音悲怆,听的人也觉得心头难受。

  是啊,许嘉言现在年华正好,她刚在电影圈崭露头角,又有时远这样一位前辈男朋友专业指导,她有什么得不到的。当年的她,什么都没有,自己去招惹了她,那个傻姑娘就傻乎乎的喜欢自己,付出一切感情。后来呢,在她满心充满对未来的希望时,给她重重一击。

  还记得那天最后一次见面,她释然的语气,她的笑脸,甚至从朦胧阳光中传来的笑声,这一切现在想起来都有些不真实。可是他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心爱的女孩子推给了别人,让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回了房间后,周锦越看着床边蜷缩成一团的沈明月。

  眼角涩涩的,他漫步走过去,将落在地上的凉被给她盖在身上,转身进了浴室。

  沈明月篇·

  沈明月睁开眼睛回头看着消失的身影,结婚一年,周锦越与她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次数几乎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先前是因为周母身体不好,周父又因为在军区不能时常回来,他就在周母的房间里面支了一张小床。后来周父休假回来了,他就是以工作繁忙的原因,睡在了书房。

  真是悲哀,嫁给了从小就爱的男孩子,可是他却不爱自己。

  他爱的人其实一开始沈明月就知道,是那个为了救他导致自己受伤昏迷数日的许嘉言。那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漂亮的简直是不可方物,她曾经在电视里面见过叶清欢,觉得那个才是顶顶漂亮,后来又见了许嘉言,才发现原来漂亮的女孩子很多。

  最重要的是,心也漂亮。

  他们结婚的前两天晚上,沈明月拨通了那个费劲才找来的号码。

  电话那头的女孩子接通后,声音柔柔的,还能听到旁边人说话的声音,她说,“你好,我是许嘉言。”

  沈明月一时间就有一些自卑,其实这种感觉并不是刚刚才有,而是从见她的第一眼开始就有了。

  那时她躺在病床上,干净的好像是落入人间的仙子。

  又听见电话那头“喂”了几声,沈明月才回神,她眨眨眼睛说,“我是沈明月。”

  那边沉默了好久,她听见了关门的声音,然后又听见了水龙头被打开的哗哗声。许嘉言“嗯”了一声后,沈明月轻声说:“你能把周锦越交给我吗?”

  许嘉言像是笑了一下,然后沈明月听见门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许嘉言应了一声,“阿姨,我等会就出来。”

  “那快出来,时远都把你爱吃的虾球都吃完了。”

  声音有点模糊,但是沈明月能够听得出来,那应该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许嘉言关了水龙头,静了几秒后,温声对她说:“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那就祝你们幸福。”

  电话很快被挂断,沈明月知道她一定怕自己的防线崩溃所以才会快速的挂断电话。那一瞬间,沈明月甚至感觉到无比的悲哀,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觉得有点贱,可是她的本意并不是刺激许嘉言。

  浴室里面的水声消失,周锦越穿着睡衣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和周锦越的视线对上,对方像是很诧异她为什么还没有睡着,走过来将毛巾搭在床尾,然后轻车熟路的上了床。

  沈明月轻声说,“知道吗?”

  “嗯?”

  她抬眼看向周锦越,淡淡笑起来,“许嘉言要结婚了,就在这个月底。”

  周锦越的手果然一顿,沈明月心头愈发的难过,她嘴角的笑容没有变化,“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好。”

  他静静地看了她几秒后,还是答应了这个要求。

  沈明月垂眼,掩盖住自己眼里的泪光。

  去京城那天早上,她收拾包包的时候从抽屉里面将结婚证拿出来,放在手心打开,看着上面的照片。貌神合离的夫妻啊,这世间有多少对。

  将它装进包里,然后背上出门。

  到京城时婚礼已经开始,为了满足粉丝们的心愿,许嘉言的婚礼全程直播。

  他们两人站在广场的大屏幕下,看着许嘉言一身洁白婚纱,手捧蔷薇花,她独自一人走在红毯上。眼神温柔的盯着前面一直在等她的时远,镜头忽然对准台下的一个中年妇女,她眼睛红红的,和时远有几分相似。

  许嘉言似乎有些紧张,距离时远还有三米的地方踉跄了一步,时远急忙疾步抱住她。台下有人说,要让新娘子自己走过来的,新郎不能上前。

  时远低声笑起来,将许嘉言的手挽上他的臂弯,一贯温柔的脸露出阳光的笑意,温声说:“这有什么关系,我从不信命。要是摔了我的新娘子,我以后要怎么办。”

  “更何况,她只要朝我走一步就好了,剩下的步子都交给我。”

  台下一阵欢笑声,还有粉丝站在他们身边窃窃私语。

  “天啊,嘉言小可爱才二十三都结婚了。”

  “没办法,遇上那个对的人我也希望她快点结婚。”

  沈明月的脑海里面忽然想起当日时远获大奖的时候,他在台上对观众媒体说的话。现在的娱乐圈太复杂,谁敢这样光明正大的将一段恋情暴露在媒体下,可是时远这个人他不仅不怕,还这样做了。

  当初,要是周锦越也勇敢一些,现在的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没有看完全程,周锦越就独自一人落荒而逃。

  的确,在沈明月看来都是一种罪过,许嘉言脸上的笑意简直是最大的杀人工具。

  她的笑让他们这些人看来,深深开始发觉自己当年究竟是做了一件多大的错事,多么的离谱。如果没有周母的阻拦,现在的许嘉言和周锦越,会不会也是像他们这样幸福。

  沈明月靠在飞机座位上,她缓缓偏过脑袋,“后悔吗?”

  “有用吗?”周锦越反问。

  的确,沈明月低低笑了。

  飞机快要落地的时候,沈明月忽然凑过去亲吻他的嘴角,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笑着说,“周锦越,离婚吧。”

  她明显的看见周锦越愣了一瞬,然后慢慢点头,说好。

  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沈明月低头将它装进自己的包里面,说,“我不要什么离婚费用,家里面的那些衣服你都扔了吧,反正也没几件喜欢的。嗯,还有,周锦越,祝你幸福。”

  她戴上墨镜,转身离开。

  听见了周锦越叫她的声音,沈明月没有回头,反而走的更加快速。

  她不想让自己这样狼狈的一面被他发现,所以她不愿回头。

  就让这一切爱恨情仇,全都随着岁月湮灭,皆付风尘。

  周锦越篇·

  离婚后的一个月,媒体爆出许嘉言怀孕。

  他走在大学湖边的草坪上,看着一对对正在享受青春的男男女女,他有点后悔,应该在一起的时候多带她出来走一走有一些能够让自己记住的美好记忆。可是又挺庆幸,没有给她太多的快乐,不会让她久久无法忘记。

  最后他坐在一棵柳树下,伸手捡起一枚石子,轻轻一抛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入湖中。

  他记起第一次见许嘉言,是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面黄肌瘦,却丝毫不影响眼中的那股子灵动劲。

  就那一眼,足以让他想念了这么多年。她的宝宝一定很好看吧,会长的像谁一些呢,大概是像她多一些。想到这里,周锦越的胸口有一点疼,他伸手抚上胸口,感觉里面还在跳动着。

  他这二十几年过得太失败,没有好好待自己爱的人,也没有好好待爱自己的人。直到最后,许嘉言获得了幸福,沈明月却因他离开了海城。

  前几日听到妹妹说,沈明月去了西雅图,她在那边买了一套房子。

  这样想着想着,周锦越靠在树上缓缓睡了过去,梦里面,他看到了许嘉言的那双眼。

  他看到,许嘉言站在远处朝他笑,周锦越的嘴角慢慢翘起来。

  于是大学的许多情侣们都能在这天下午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英俊男子,靠在树下笑着睡着。18
盛世婚宠:神秘娇妻来袭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shengshihunchong_shenmijiaoqilaix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