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权宠之仵作医妃

第387章 袭爵波澜,皇帝决心

权宠之仵作医妃 | 作者:步月浅妆 | 更新时间:2019-01-11 22:50:3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邪神道君伏天氏牧神记(牧神纪)至尊重生武炼巅峰醉入红楼圣墟九星霸体诀掌心女皇
  天光微曦,冯龄素睁眼之际身边已经空了!

  她抬手摸到燕淮睡过的地方一片冰凉,瞬间心底也凉了一分。

  冯龄素收回手抬眸望着床帐,片刻之后才出了声,外面等候已久的下人进来侍候,等梳洗装扮完毕,冯龄素面上又是一派雍容娇贵模样。

  宝蝶上前轻声道,“娘娘,早上皇上从这里离开,听闻宛妃娘娘抱恙,便派人将这次送进来的极品血燕送过去了,那东西往常都是送到您这里来的。”

  冯龄素眉头一皱,片刻之后才冷笑了一声,“老八最近在做什么?”

  宝蝶哼了一声道,“和九皇子一起,在夫子那里进学,国子监的师傅说八皇子资质鲁钝,还没有小小年纪的九皇子聪颖。”

  冯龄素双眸微眯,宝蝶这话,又戳到了她的痛处。

  在她之后,整个宫中只有两个人分外得宠,一个是死去的瑾妃,另外一个,便是宋国公府的宛妃娘娘,宛妃入宫早,先前还流过一个孩子,可最终还是诞下了八皇子,可比起瑾妃,宛妃到底是世家出来的,人又聪明,知道如何在宫中生存的更久,这么多年,就算得了一位皇子,她在宫中也从不冒头……

  可瑾妃就不同了,她比宛妃更年轻,比宛妃更得皇帝宠爱。

  皇帝对她,俨然有种当年还在王府时候对自己的样子。

  冯龄素心底,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

  “送去了就送去了,这点小东西,不必说到本宫跟前!”

  冯龄素语气阴测测的,宝蝶心神一定,不敢多言,自家主子的性子实在难测,若是不说被她知道,势必要究责为何不报,可说了却又要被嫌恶多嘴。

  宝蝶将满腹心思落下去,冯龄素忽而眯眼道,“你是说,老九很聪颖?”

  宝蝶颔首,“是,国子监的师傅们是这么说的。”

  冯龄素似笑非笑的,“平日里瞧着不过是个锯了嘴的闷葫芦,半晌说不出一句整话来,却没想到小小年纪就知道藏着掖着了,只可惜啊,他再聪明又有什么用?”

  宝蝶陪笑道,“可不是,瑾妃没了,也就太后娘娘看顾他了。”

  冯龄素听到“瑾妃”两个字便觉心口堵得慌,这么多年,她的确是宫中最受宠的妃嫔不错,可是……冯龄素抿了抿唇,“成王在做什么?”

  宝蝶忙道,“成王殿下这几日在查晋王府的案子呢,很忙。”

  冯龄素摆摆手,“去吧沉碧叫进来,我有事要吩咐她。”

  宝蝶连忙应声而去,冯龄素把玩着指甲上的丹寇,一闭眼便想到身边冰冷的锦被,她定了定神,许久才将心底那口郁气挥了出去。

  ……

  ……

  圣旨到恭亲王府的时候,燕离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燕离得知圣旨来意,忙道,“母妃还在佛堂,我这便去请她——”

  袁庆连忙道,“殿下不必去叨扰王妃,这个圣旨殿下接了便可,册封定在三日之后,因是要加亲王爵,礼部还是准备了一个小仪式的,到时候您和迟殿下一道封王。”

  燕离接了圣旨,点了点头,“是,我知道了。”

  袁庆笑道,“殿下可要记得入宫谢恩,这次是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恩典呢。”

  燕离一笑,很是诚恳的再次道谢,袁庆闻言笑呵呵的走了。

  袁庆一走,燕离握着玄色的圣旨愣了片刻才转身,他沿着府中寂静的小道,一路朝着小佛堂而去,到了佛堂之外,恭亲王妃正着一身素色的麻布道袍在抄经文。

  这么多年过去了,燕离其实也在等这一日,当圣旨到的时候,他心底还有些说不清的激动,然而看到恭亲王妃沉静的样子,他那差点就要脱口而出的话生生的被她压了住。

  恭亲王妃听到了燕离来的声音,然而她写完了那一句话才停笔,抬头,“怎么了?”

  话音落下,她才慢了一瞬的看到了燕离手中的圣旨。

  她已经二十年没有看到过这种东西了,最后一次看到,似乎是恭亲王事败之后,她们从洛州被押解回京之时的圣旨,从那以后,她住在恭亲王府足不出户,直到前几日燕凛过世,她方才第一次走出了这方小小的宅院。

  “母妃——”燕离示意手中圣旨,“皇上要让我袭爵了。”

  恭亲王妃拿着笔的指尖一颤,目光却生出了几分茫然,很快,她眼瞳微微一颤,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燕离,燕离来,本来就是想告诉恭亲王妃,才看看她的态度,此刻见她有话要说,便眼巴巴等着,然后半晌,恭亲王府垂下眼睫,极低极低的叹了口气。

  “既然圣旨都下了,那就照着他的意思吧。”

  燕离抿了抿唇,总觉得恭亲王妃的神态有些奇怪,却也不知为何,这些年恭亲王妃足不出户的礼佛,别说外人不知恭亲王妃在想什么,便是他这个儿子都看不明白她的心思,燕离只道,“这一次我和七哥一起的,我们一同袭爵,三日之后有个仪式。”

  恭亲王妃垂着眸子,表情很快恢复成了正常,可目光落在经文之上,笔却不动了,半晌她才道,“你上次说……燕迟,和秦家九姑娘定亲了?”

  燕离颔首,“是,她现在已经是永慈郡主了。”

  恭亲王妃“嗯”了一声,“知道了。”

  这么一语,恭亲王妃便无别的话好说,燕离紧握着圣旨,一时拿不定注意似的道,“母妃觉得,皇上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会忽然让我袭爵?”

  恭亲王抬眸看了燕离一眼,良久唇角牵起一抹淡泊而轻渺的笑意,“一个爵位罢了,圣旨已下,你我又能如何?多了个爵位,也不定是好事吧。”

  恭亲王妃好似在和燕离说,又好似在自言自语。

  燕离一时间觉得手中的圣旨有些莫名的沉重,而很快,恭亲王妃重新开始写起了经文来,这屋子四周皆是书架,书架上是一卷一卷供奉过佛祖的经文,这些都是这些年来恭亲王妃亲手写的,这似乎成了她在世上唯一的执念,燕离知道当年自己父王谋反的事,亦知道那一战死了很多人,他的母妃,好似在为死去的父王赎罪一样……

  “我知道了,袭爵了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母妃的意思我知道。”

  恭亲王妃笔尖顿了顿,然后才“唔”了一声不再多言。

  时节已经是深秋了,这小佛堂显得格外冷寂,燕离转身出来,只吩咐恭亲王妃身边的老嬷嬷往佛堂之中加火炉,等嬷嬷应了,他才走了出去,府中到了秋日格外的凋败颓唐,他拿着沉甸甸的圣旨,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迷茫。

  ……

  ……

  没有人想到皇帝会一下子让燕迟和燕离都袭爵。

  特别是燕离,所有人都以为,这世上再也不会出现下一位恭亲王了。

  当年恭亲王反叛,本身就是大逆不道,当今皇帝燕淮更是被人从死人堆里面救了出来,据说当时的燕淮浑身上下几十处重伤,整个人流血都快流干了,回来之后各路太医足足救了两个月才将他的性命保下来,后来养了大半年才能下地行走,这般生死一劫过去,可想而知燕淮对恭亲王一脉的恨意,后来恭亲王一脉的确被剪除殆尽,恭亲王傅氏一脉以及参与谋逆的人都没好下场,只有恭亲王妃和燕离孤儿寡母活了下来。

  让二人活命,还是太后的功劳,也算是这位新帝王为了仁德之名的手段,本来以为燕离大抵活不到成年,恭亲王府迟早还是要销声匿迹的,可没想到,燕离不仅平安长大,竟然还有袭爵的这一日,恭亲王!以后燕离就是恭亲王了,皇帝听到这三个字不会膈应吗?!

  消息传开,多数人惊讶之后都有些茫然,有说皇帝仁慈的,也有说是太后对燕离放心不下的,更有说皇帝年纪大了心软了……无论何种说法,此事都惊起了朝野内外的一片波澜,只有赵淑华得闻圣旨的时候没有惊讶之色。

  燕彻坐在坤宁宫的正殿之中,皱眉,“燕迟就算了,还说得过去,燕离却……父皇昨夜去了寿康宫,今晨没有和任何人商议就下了圣旨了。”

  赵淑华闻言冷笑了一声,说不上愤怒,反倒是有种早就料到的冷漠。

  “你还是不知道你的这位父皇是什么样的人。”

  燕彻有些不解,“母后也觉得父皇对燕迟和燕离心软了?”

  “心软?!”赵淑华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反问了一句,她甚至轻笑出声来,“不,丝毫不要将这两个字放在他的身上,亦不要对他抱有这样的幻想,你的父皇,他不是会心软的人,对谁都不是,所以,母后才一直要你将现在手中有的牢牢抓住。”

  燕彻觉得近来赵淑华对皇帝的敌意越来越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随即道,“燕迟袭爵,朔西那边只怕会有更多的阻力,现在他还不知有什么打算。”

  赵淑华眯眸,“现在将朔西暂时放一放。”

  燕彻欲言又止,张启德已经回来了,他是最好的人选,若是不抓住这个机会,朔西就会落入成王手中,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赵淑华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现在不要去争朔西,我知道燕麒已经开始动手了,可你不要忘记,派去朔西的钦差,派去朔西收拾残局的人是谁。”

  “林徐贵?还有宇文宪?还有葛杨?”

  皇帝前后派了几波人去,查朔西军的,查西北路转运使的,还有去善后的,而这些人,如今都在朔西,要么在凉州,要么在朔西军中,可这些人都有一个目的,维稳,并控权,燕彻眼瞳缩了缩,“母后是说……”

  赵淑华冷冷一笑,“可以和成王争,但是还是暂时不要和你父皇争。”

  燕彻心底一寒,哪里不明白赵淑华所言,先前他就因为举荐张启德被皇帝怒斥,如果再继续下去,只怕就不只是怒斥了,燕彻有些惊悸的后怕,他眼底只看到成王,皇帝的用心虽然有些猜度,却不会像自己母后这般肯定。

  “是,儿臣知道了……”

  赵淑华叹了口气,有时候,她甚至希望燕彻身上除了沉稳,再多几分燕麒那刁钻阴狠的劲儿,“燕麒还没对去岁的事死心,这是我们要防范的,至于朔西,且让他去争吧,你父皇虽然让燕迟袭爵,却不代表他会放朔西,燕迟袭爵好还是不好,不需要你来考虑。”

  眯了眯眸子,赵淑华道,“毕竟,让你王叔出事,可遇而不可求。”

  燕彻眉心猛地跳了一下,“母后,你……”

  赵淑华好像的看着燕彻,“难道你以为你王叔好端端的就被人暗算致死了吗?”

  燕彻面色微沉,眉头也皱了起来,“寻常情况下的确不会,可是……”

  “你跟我来。”赵淑华忽然起身,转身往内室而去。

  燕彻连忙跟了上去,面带疑惑,只见赵淑华走到了内室她的妆台旁,然后从一个十分不起眼的首饰盒之中拿出了一封信,“这是你外公前几日送回来的信,你看看。”

  燕彻瞳孔蓦地扩大,然后才将信封接了过来,他甚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生怕有人闯进来似的,他的外祖乃是北府军统帅,而就算有这层关系,他和身为皇后的赵淑华私下通信,都绝不可让皇帝知道,燕彻速度极快的将信展了开。

  等看完了信,燕彻的表情顿时变了,“这怎么可能?!”

  赵淑华眯了眯眸子,“燕迟回来之前,戎人已经不敢主动发起进攻了,春日之后,戎人内部生出龃龉,赤丹部落和黑水河部落内讧,后来赤丹王得了胜利,赤丹王是老戎王的次子,老戎王很倚重他,便是他向睿亲王递了求和书,并送以重金。”

  燕彻唇角紧抿成一条锋利的直线,“可是……睿王叔没有报给朝廷。”

  赵淑华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这是戎人的诡计,类似的求和,戎人已经有多次,他们的血液之中天生就有暴戾嗜血的一面,求和从来都是缓兵之计,在此之前,周人已经吃过同样的苦头了,你王叔不会采信,而他们最险恶的地方在于,这份国书不是送至京城,而是送给你王叔个人,你若是你王叔,这封信,你是报还是不报?”

  燕彻一时语塞,这件事朝中从未收到过风声,而燕凛统领朔西多年,的确享有朔西军自治之权,平日里若无战事,京城和朔西相隔千里,根本就不知朔西发生了何事。

  戎人的求和国书,没有送给京城的燕淮,而是送给了燕凛,代表在戎人眼中,燕凛才是大周的王,不管戎人求和之心是真是假,这一举动无异于将燕凛置于极度危险的境地,这件事如果一旦上报朝廷,岂非众人皆知戎人认燕凛为周王?!

  燕凛既不信任戎人求和,也不愿此事影响扩大,所以他隐瞒了这件事。

  这封国书在四月送来,而在随后的五月趁着戎人内讧未稳,燕凛派出精锐斩杀了赤丹王左部万余人马,算是又给了戎人沉重一击,可很显然,这件看似悄无声息被掩下去的事,还是被燕淮知道了……

  这简直是明晃晃的打了皇帝的脸。

  这是最简单愚蠢的挑拨,可坐在九五之尊的位置上,就算洞悉了敌人的险恶,自己心底也会留下无法磨灭的阴影,无论谁是上位者,都会意识到在朔西高原之上,燕凛已经成为了实际权力的掌控者,而怀疑的种子早就埋下去了,此刻只会疯长成参天大树。

  这件事的影响被遏制在最小范围内,甚至朔西军中都没几个人知道,可好似一根刺扎进了帝王的心底,怎样才能将这根刺拔出来呢?!

  燕彻面色几变,“原来……原来如此……”

  赵淑华拿过信,点燃了火折子,在燕彻震惊未消的目光之中将那封信烧成了灰烬。

  “从现在开始,忘记这封信,你只需要知道你父皇的决心便可,在你没有足够的力量之前,不好和他硬碰硬,眼下的大周,终究还是他的大周。”

  赵淑华语声和缓的交代,这是她想到的最保险的法子,可莫名的,赵淑华却又生出了几分不详的预感,好似随着初冬的降临,有什么危险朝着她和燕彻逼近了。

------题外话------

  嗷~这一卷终归离不开权谋两个字!案子只是争权夺利的武器~但是大家放心,后面还会有新案子还会验尸破案的。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quanchongzhiwuzuoyife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这个游戏不简单冥夫,来战!武极神话我真是学神重生六零幸福攻略九零香妻已上线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绝地求生之王者降临师父,抱小腿九龙奇案录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