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清妾

第四百章 除夕快乐

清妾 | 作者:绾心 | 更新时间:2019-01-11 22:52: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邪神道君伏天氏牧神记(牧神纪)至尊重生武炼巅峰醉入红楼圣墟九星霸体诀掌心女皇
  第四百章

  与尔蒉一番畅聊,尔芙的心情好了许多。卍 八一小說№網w、w``

  说句实话,虽然她嘴上说是为了尔蒉的以后考虑,拒绝按照郭络罗氏的打算,让她入府伺候四爷,其实还是有着她的私心,毕竟她是个现代人,她真心接受不了姐妹俩守着一个同一个男人这种调调。

  即使她也知道她和尔蒉并不是什么姐妹,她只是来自现代的一抹幽魂了。

  这回,连尔蒉都放弃了想要进府的打算,她真是松了一口气。

  俗话说的话,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四爷绝对不是一个能为她尔芙守身如玉的男人,尔蒉的模样又是上上之姿,要是有这么个女人成天跟在四爷身后转悠,那拿下四爷绝对是早早晚晚的事情,而且她也看得出来尔蒉是个有野心的人,绝对不会甘心做个不起眼的格格,定然会图谋乌拉那拉氏的位子。

  偏偏尔蒉就不是个宅斗高手,甚至压根不了解四爷的性子。

  这么昏头蒙脑的闯进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的四爷府,不但尔蒉的打算不会成功,甚至会拖着她尔芙一道跌落神坛,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到时候她尔芙一条命陪着她丢了不算,很可能还会害得她两双子女都跟着受人白眼,这是她尔芙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

  “你这几天就安心在府里好好玩玩,虽说府里的景致不如圆明园,但是却也是内务府精心打造出来的一处好宅邸,不比咱们瓜尔佳府的景致差就是了。”尔芙笑着送着尔蒉出了院门,指着远处已经妆点着彩绢的花树,柔声说道。

  尔蒉羞涩一笑,微微垂,如玉般的小手拧着身上贴身马甲的衣襟,怯生生的答道:“这些日子妹妹在府里闹出来的笑话不少,想来给姐姐惹得麻烦亦是不少。再说这里到底是王爷的内宅,妹妹不好经常走动,这几天就陪着姐姐说说话就好了。”

  “四爷是个做大事的人,平日里进内院的时候不多。你只管安心转就是了。”尔芙见尔蒉这幅做派,自是将之前那点点不快丢到了脑后,摆手说道。

  见尔芙都如此说了,尔蒉才缓缓点了点头,笑着应下。“那妹妹就听姐姐的。?¤ ?网 ◎?◎ ”

  虽说春日将近,但是门外的风还是有些硬的,尔芙又正是身子不舒坦的时候,虽然身上裹了件貂裘大氅,还是忍不住打了激灵,尔蒉忙劝着尔芙回房间里歇息,转身离开了西小院的院门口。

  尔芙着实冷得有些难受,加之鼻子已经有些流鼻涕的迹象,便也没有继续客套,笑着说了句抱歉的话。便转身回了院子,让人将院门虚掩上。

  这一连串动作,那叫一个如行云流水,也正是因为过于行云流水的迅,她才错过了尔蒉转身时,眼底闪烁着的那抹阴狠和算计。

  “三格格,咱们是不是回去了?”旁边伺候尔蒉的小宫女是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直在内院客院里伺候,也没有经历过那些眨眼就要人性命的内宅阴私斗争,被尔蒉的眼神吓得打了个激灵。磕磕巴巴地说道。

  尔蒉忙收敛了脸上的阴霾,重新展露出了一抹妩媚的笑容,微微点头,“天冷风寒。咱们早些回去暖烘烘的屋子里,我想着给姐姐做身贴身的衣裳。”

  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在了前头,径自往石子小路尽头的抄手回廊走去。

  送走了尔蒉的尔芙,重新回到了舒适的暖阁大炕上坐下,招手让瑶琴将她年前给四爷绣制了一半的那套象牙白的中衣。打算趁着这段清闲时光,抓紧把这身中衣赶制出来,也免得四爷那个吹毛求疵的家伙没有了舒适的衣裳穿。

  至于为什么四爷那货会没有衣裳穿,那当然是因为自打尔芙送了他亲手剪裁、缝制、绣边的中衣就再也不穿针线上那些绣娘做出来的中衣呢!

  对此,尔芙那叫一个捶足顿胸的后悔呀。

  她是真没心思到四爷还有这样子矫情的怪毛病,可是四爷是她的爱人,又是她的衣食父母,她是真心不想让四爷不痛快了,这活计就这么被她担在了身上,倒是把她这手针线活都练出来了……

  ——别说只是寻常的缝制衣裳,便是拿着成匹的料子,不用绣娘们帮忙,也能自己个儿动手剪出一身像模像样的衣裳了,真真做到了从剪到缝片、再到绣花,全方位展了。

  不过尔芙并不喜欢在中衣的衣襟上绣什么花样,只在领口、袖口上做一些细节的绣活,或是一株翠绿的青竹,或是几缕云纹,淡雅脱俗,倒是让四爷也喜欢上了这种风格,如今连外套、披风那些外衣上,也不让针线上的绣娘绣那些大幅大幅的绣活了,穿得越清逸了。卍 §卐§ 网 ◎

  “这次绣什么好呢?”尔芙摆弄着已经将袖口绣好的中衣,蹙着眉头嘟哝着。

  瑶琴正在一旁给尔芙绣贴身的小衣,听见尔芙的话,笑着指了指角落里花几上,摆着的青瓷花瓶里的几支梅花,轻声答道:“不如就绣缠枝梅纹吧,选择淡淡的粉红色,与袖口上镶边的颜色也靠近。”

  “可是男子穿淡粉色的好么?”尔芙侧头问道。

  “主子,左不过就是一件中衣,便是您绣上大红色的花纹,主子爷也不会嫌弃的。”古筝也在一旁帮腔道。

  尔芙微微挑眉,她想要的不是四爷不嫌弃,或者是顾着她的颜面收下丢在衣柜里落灰,而是四爷能从心里头喜欢她做的衣裳,能每日穿着她做的衣裳,所以她还是没有接受瑶琴和古筝的建议,转眸看了看外面零零散散飘落的雪花,脑中灵光一闪,“给我找素白色的丝线,我有主意了。”

  说完,尔芙也不理会古筝她们的反应,拿过炕桌上摆着的笔墨,在纸上勾勒出了几朵六棱形的雪花,修了修、改了改,这才拿着描花样的特殊纸张临摹好,一点点的往领口上小心的描绘着。

  几朵大小不一的雪花。不规则的分布在领口小小的位置上,虽然还没有真正的绣上,但是尔芙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出了绣好的样子,心里头美得不要不要的。紧催着瑶琴把绣线送过来,打算让四爷在元宵节那天就穿上这身中衣。

  不到暮色起,尔芙就将几朵小巧的雪花绣好了,素白色的雪花,绣在象牙白的中衣上并不明显。但是却又能隐约瞧见,倒是正符合她最先的构想,连之前有些不赞同的瑶琴和古筝都觉得尔芙这花样选的好。

  虽然她们并不知道尔芙绣的是什么,但是却直觉觉得漂亮。

  尔芙正显摆得开心,便听见外面响起了苏培盛的声音,她这才注意到了时间,忙吩咐瑶琴和古筝去后天催小厨房准备热水和饭食等东西,她则对着铜镜略微整了整髻,忙迎出了门。

  刚走出门口,尔芙还没有走下台阶。四爷就已经大步揽住了她,反手揽着她的腰肢往房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数落着尔芙,顺道还向跟在尔芙身后的瑶琴丢去了一记眼刀,似是在怪罪瑶琴没有及时替尔芙穿上厚重的大毛衣裳保暖,“天气冷,怎么也不穿件大衣裳就出来了。”

  尔芙笑着挣扎了两下,有些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就和四爷搂搂抱抱的,但是见四爷搂得紧。便也就算了,只干巴巴的低声答道:“春日快到了,这天气都暖和了。”

  “春捂秋冻这点常识都不晓得……”四爷催着瑶琴去准备姜茶给尔芙暖身子,便走到了屏风后头更衣。听见尔芙还在狡辩,不禁有些气恼地走出了屏风,低声说道。

  四爷身上的夹棉袍子还没有系好,连中衣的领口都敞开了几分,正露出一截性感的锁骨,看得尔芙都忘记反驳了。连吞了两口口水,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紧盯着那一小块古铜色的皮肤,看得四爷一个大男人都略羞涩了。

  “非礼勿视。”

  四爷一边整理着衣裳,一边微羞涩的嘟哝了一句,坐在了尔芙身侧,顺手接过尔芙饿了一半的姜茶,微抿了一口。

  不巧的事,被尔芙轻轻一碰,四爷的手抖了抖。

  茶碗里还剩了大半下的姜茶就这么洒出了些,一缕褐红色的红姜茶正巧顺着四爷斧凿刀削的下颚滑落到喉结位置,型男独有的性感,又引得尔芙流了一缕口水……

  “你呀!”四爷本想着让尔芙递条帕子给他擦擦,正对上尔芙流口水的色样子,满是无奈地摇头道,“你现在身子还没好呢,你就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尔芙本来就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被四爷这么一说,简直变成了刚出锅的螃蟹,从头到脚都红了,双眸起了一层水雾,满是羞涩地跺脚离开了四爷身边,也跟着瑶琴的脚步往后院小厨房去了。

  四爷仿佛还能嗅到空气里残留的属于尔芙的幽香,有些怅然地抬了抬手,随即瞪了眼看热闹中的苏培盛,冷声道:“还不给爷拿帕子擦擦。”说完就抬腿轻踹了一脚走神状态中的苏培盛,满是嫌弃地瞪着他。

  苏培盛忙将袖管里一条没用过的帕子送到了四爷手里,“主子要不要先去洗漱,估计瓜尔佳主子去小厨房张罗饭菜去了。”

  “爷知道。”四爷自然知道尔芙害羞了,绝对是躲到小厨房里去忙活了,很是嫌弃苏培盛这种多嘴的行为,听着耳房净室里后门开合的动静,也知道热水准备妥当了,抬腿往净室走去洗漱了。

  看着四爷的背景,苏培盛撇了撇嘴,正要轻声吐槽两句,便瞧见瑶琴又拎着食盒进来了,谄媚的笑着,凑到了瑶琴身边,“瑶琴姑娘,你瞧咱家今个儿跟着主子跑了一整天,这三根肠子闲了两根半了……”

  “茶房里预备好了。”瑶琴笑了笑,指了指暖阁大敞四开的门,轻声答道。

  苏培盛倒是没忙着出去填肚子,反而指了指净室门外的屏风,压低了嗓子,凑在瑶琴耳边,用一种细微又别扭的声音,小小声的说道:“主子爷今个儿估计心情不错,你先替咱家顶着一会儿,咱家快去快回。”

  说完,得到了瑶琴点头答应的反应,苏培盛这才快步往外走去。

  别看苏培盛走得快,但是却是不出一点响动,像猫似的,瑶琴一边把食盒里刚出锅的点心摆在桌上,一边侧耳听着净室的动静,生怕错过了四爷的吩咐。

  尔芙那边刚一进小厨房,便被古筝推了出来,“主子,这里面油烟大,你就别往里凑合了,快回前面去陪主子爷说话吧。这些日子,主子爷可是忙得连进内院的时候都少,您怎么就不知道抓紧时间呢!”

  说着就推着尔芙往正房走,尔芙连句正话都没来得及说,便被古筝重新推到了屋子里,她害羞得不好意思进暖阁,想着去茶室找些干果,一进茶室的门就正巧看见苏培盛拿着靴子往炭炉旁凑的样子,那股子酸爽的味道,直接给她熏得干呕起来。

  尔芙的阵阵干呕声,不但传到了暖阁里坐着的四爷耳朵里,也传到了正脱鞋的苏培盛耳朵里,那真是吓得苏培盛一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着急就把两只在炭炉旁烤着的靴子穿反了,正要解释两句,招呼着小宫女给尔芙倒茶漱口,便看见四爷已经黑着脸走到了他眼前。

  “这是怎么了?”四爷一边招呼着瑶琴替尔芙倒来热茶漱口,一边抬手替尔芙顺着后背,有些急的问道。

  尔芙正反胃的难受,哪还有嘴说话,忙反手摆了摆手,示意着让四爷安心,可是四爷正瞧着苏培盛瞪眼睛,哪里注意到了尔芙的反应,只当尔芙是难受大了,厉声道:“不长眼的死奴才,还不赶紧给你瓜尔佳主子叫太医去。”说着就又要抬腿踹,也亏得苏培盛离得远,中间又隔着烧得红彤彤的炭炉,这才逃过了一截,溜着边就往外跑去。

  “别去。”尔芙好不容易压下了反胃的感觉,抬手招呼住了苏培盛,转身对着四爷,轻声解释道,“我没事,之前就受了些风寒,又被屋里屋外的冷热气温冲了下,这才干呕了几声,你就别折腾苏培盛了,他跟着你伺候一天了,也累坏了。

  再说就这点小事,你兴师动众地折腾胡太医,让别人看见了笑话……”(未完待续。)
清妾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qingqi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这个游戏不简单冥夫,来战!武极神话我真是学神重生六零幸福攻略九零香妻已上线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绝地求生之王者降临师父,抱小腿九龙奇案录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