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暖婚似阳

157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是爱你

暖婚似阳 | 作者:卷卷泪 | 更新时间:2019-05-16 04:29: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农门悍妻:败家媳妇放肆宠官印凤门嫡女萌宠甜心:慕少追妻81式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重生之大学霸飞升之前逆剑狂神汉乡
  闻人易单手插兜,腰板挺得很直,站在落地窗前,懒洋洋的把玩着手机。

  有电话进来,是个女人的声音,很甜,又勾人:“闻总,慈善晚宴还没结束吗?你答应过我的,今晚可是要来我这的。”

  闻人易神色淡淡,“乖,你洗个澡,再做个美美的spa,我很快过去。”

  女人被哄高兴了,挂了电话。

  “放开我。”章甜甜在垂死挣扎。

  她的手脚重新被绑起来,缩在床脚,气息恹恹的,“我哥可是章一林,你们最好别乱来。”

  闻人易罔若未闻般,直到有两名警察过来,他迎了上去。

  章甜甜看到警察的时候愣住了。

  等闻人易跟警察谈完话,警察直接把章甜甜拷上手铐带走了。

  章甜甜从来没这么糗过,简直丢脸丢到家了。一路出酒店,许许多多异样的目光投落,还有不少熟人,她再怎么遮遮掩掩,还是被认出来了,对着她指指点点。

  一号名媛:“这不是章甜甜吗?,犯了啥事呢,怎么被警察带走了?”

  二号名媛:“听说是意图强奸,但未遂。”

  一号名媛:“啊,她想强谁呢。”

  二号名媛:“听说是北港的闻总呢。”

  一号名媛:“我的天啊!”

  章甜甜咬了咬唇,羞愤欲死。

  ·

  床上交织着两团身影,异常缠绵。靳牧寒伏在沈千寻身上,在她耳边喘着气,比起上一次,喘息要重许多,晦暗的光线下,他眼睛暗红,微微潮气。

  “阿寻。”

  “宝宝。”

  “阿寻宝宝···”

  他的嗓音深情而炽热,亲昵缠绵。跟会撒娇的猫似得,蹭她。

  沈千寻眼睫轻颤着,心动不已,手抱着靳牧寒的头,指缝里,是他松软的发丝。

  面颊染红,软软舌尖轻轻描绘着他的唇形,趁他齿缝张开,轻车熟路的钻进去,与其嬉戏。

  好细腻,柔软。

  接了那么多次吻,沈千寻对此逐渐有了深刻的领悟,从最初的生涩,到如今的唯熟练尔。

  她知道靳牧寒难受,所以想取悦他。

  靳牧寒喜欢她的主动,像品尝了新鲜甜美的甘露,反客为主,更用力的吮吸着,带着掠夺性的搅动。

  沈千寻轻喘着气,觉得氧气越来越稀薄了。

  可她仍承受着靳牧寒给他带来的感觉,那铺天盖地的情意,像织了张网,把她圈住,粘住,脱离不开。

  她一掌可握的细腰被靳牧寒禁锢着,皮肤很白,又软,炙热的掌心沿着腰线朝上···

  男人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在她细腰缓缓挪动,指尖似在钢琴上跳跃,优雅极了。

  可是,渐渐的,他不满足于此,指尖狂野起来。

  沈千寻脸色越来越绯红,好不容易喘了口气,胸前一痛,细细闷哼,差点咬到舌头。

  靳牧寒身子猛地顿住,迷离的茶眸忽是清醒了,手,遂慌张离开沈千寻身上,仰头喘气。

  片刻,他嗓音哑的出奇:“阿寻,对不起。”

  沈千寻摇摇头,说没关系。

  靳牧寒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

  温软的唇离开。

  靳牧寒便跟着双脚下床,手撑着额头,挡住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沈千寻微怔,撑起身子,情动下,声音软软哝哝:“阿寒,你去哪。”

  昏暗的视线下,靳牧寒的腰线十分性感,如一只蛰伏的野兽,暗藏野性,美感。

  他微微侧过脸,风光霁月的男人一旦有了沉沦的色彩,会让人目睹难忘。

  靳牧寒垂眸:“去洗手间。”

  沈千寻怔。

  “你不要?”

  默了一会,靳牧寒说:“阿寻,我刚才失控了。”

  靳牧寒情动以后,这药的作用就出来了,感官非常强烈,他越想要,便更难掌控自己。

  平时他对沈千寻的自制力就是零,想狠狠,疯狂的,尽情欢愉缠绵,如今再添上一笔,那就更不得了了。

  他不愿在这般情况下欺她太狠。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抓你。”他陷入深深的自责。

  是有些疼。

  但不是不能忍受。

  况且,靳牧寒情况特殊不是么。

  沈千寻勾唇,身子扑过去。

  靳牧寒怕她摔,把人接住。

  一碰她,力道收紧,喉结滚了滚。

  沈千寻在他耳边轻轻地:“那这样好不好···你先别乱动。”

  一会儿,靳牧寒受不住蛊惑,说了好。

  见得逞,沈千寻唇瓣碰了碰他的耳朵。

  ·

  章甜甜被带去警局喝了两个小时的茶,章一林才知道自己妹妹出了事。

  靳牧寒那男人的便宜没占到,还多了一个啥强奸未遂的罪名,好吧,事不搞了,裤子一提,带着律师去了警察局。

  那几个服务员还招供了,承认章甜甜是有这么致使他们配合她干坏事,况且,物证也齐全。

  一时间,章一林没办法把章甜甜从看守所里保释出来。

  不过这个区的局长跟章一林没什么交情,一通电话打过去,没人接,只好给熟悉的分区局长打电话,希望他出面。

  隔着看守所的门,章甜甜欲哭无泪,“哥,都怪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章一林舌抵了抵后槽牙,“靳牧寒打你了?”

  “是沈千寻打的。”章甜甜回,一肚子的委屈心酸:“我小腹还被她踢了一脚,疼死我了。”

  “操。”

  小的时候,一场洪灾把他们的父母给淹死了,章一林作为大哥,年纪轻轻便担任了父亲的角色,给他们遮风挡雨。

  章甜甜是唯一的妹妹,是个女生,比弟弟娇弱,从小舍不得打骂,如今被沈千寻伤成这样,还被送进了看守所,章一林心里瞬时憋了气,发狠的说:“你放心,大哥会给你报仇的。”

  章一林联系的分局局长龚局给他回了电话,“老章啊,恕我无能为力啊,那个高局,跟我关系不大好,跟我还不是一个派系的,我给你通气了,但对方不卖我面子啊。”

  “显然,高局跟北港集团关系不错。”

  章一林只问:“就没有其他办法?”

  龚局顿了顿:“要不你联系一下季市?”

  章一林挑眉:“季副市可不跟我这种小人物打交道。”

  “你真会开玩笑,什么小人物,真是谦虚了,许二公子可是把整个云城的生意给你们章家管了。”龚局打趣说,“不过最近风声的确紧,这样吧,我替你联系一下季市,但今晚可能要委屈令妹了。”

  “谢了,改明日我做东,龚局你可要赏脸啊。”

  “哈哈,好。”

  章甜甜知道自己今天出去无望,气的翻白眼,如果有东西,她就砸东西泄火了。

  她章甜甜居然要蹲看守所,传出去怕是会成为整个云城名媛圈的笑话。

  不。

  说不定那些女人已经在背后偷偷嘲笑她了。

  越想越气,章甜甜道:“大哥,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沈千寻。”

  慈善晚宴结束后,庞秘书才找到南嫣然,“嫣然,你去哪了?”

  南嫣然别别扭扭,“没去哪。”

  庞秘书见她不愿意说,因为身份的问题,没办法过问太多,想起章一林在慈善晚宴里对南嫣然的讨好,她叮嘱,“你别跟章一林过多接触,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南嫣然已经跟章一林达成了共识交易,“庞姨,如不出意外,将来,我或许会跟章一林联姻。”

  庞秘书一听,错愕,“嫣然,你别乱来,南总不可能答应的。”

  “我会说服我妈妈的。”南嫣然回,“章一林其实很有利用价值不是吗?”

  章一林的确不容小觑,有钱也有势,势是他前几年被一个女人提起过诉讼,告他一纸罪状,在有凭有据的情况下,结果,后来来了大反转,罪证被推翻,他无罪释放。

  后来人倒是低调了,没玩的那么狠。

  南嫣然跟章一林,谁利用谁还说不定。

  俗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

  可南嫣然都这么说了,庞秘书还能有什么办法。

  时钟走了一圈又一圈。

  四季酒店,慈善晚宴已经结束,一辆辆豪车相继离开。

  但那辆被人称为幽灵之子的超跑还在,意味着主人还没离开这里。

  沈千寻仰起头,圈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颈,吮着他的喉结。

  有汗珠从靳牧寒下颌滑落。

  她接着吮。

  眼睛湿漉漉的,感觉到咸涩的味道,沈千寻还舔了舔唇。

  像个勾人魂魄的妖精。

  那张玫瑰色的唇,一霎,便斩断了将要勒死他的弦。

  一朝解脱。

  靳牧寒眼里有笑,俯身,去亲她的眼睛,两下,眼里的水光更波光粼粼了。

  沈千寻闭着眼,浑身没什么力气,靠着他低低喘气。

  良久。

  靳牧寒把床头的灯打开了。

  即使没有房卡,灯还是可以开的,不知是不是闻人易跟酒店交代过什么。

  暖黄的灯光下,女人的手白皙纤长,指腹泛红,手心破了皮。

  靳牧寒怜惜,亲了亲。

  沈千寻缩了下。

  靳牧寒抓的紧紧的.

  沈千寻眨了眨眼,不动了。

  反正是靳先生自己的东西,他不嫌弃,那自己没啥好介意的。

  她脸颊的绯红没散去,眼眸愈发迷蒙。

  像雾中花。

  看了一眼,靳牧寒又想亲她了。

  得克制。

  “阿寻,腿。”

  “恩?”

  “让我看看。”

  沈千寻便搭了过去。

  大腿内侧,很红。

  比手掌心还要红。

  掌心都破皮了。

  比掌心更娇嫩的皮肤,可想而知会伤成什么样。

  靳牧寒眼底暗了暗,他终究还是下手有多重。

  情不自禁。

  控制不了。

  一会儿,沈千寻觉得有些难为情,把腿给收了回来,缩进白色棉被里。

  突然,又黑了。

  是靳牧寒把床头灯给关了。

  黑夜里,气氛更旖旎。

  他掀开棉被钻进去吻她的脸颊,深情款款的喊:“阿寻。”

  “恩?”

  靳牧寒无比虔诚的:“我爱你。”

  沈千寻攥紧被子,心跳的跟马达似得,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发出的音节,如黄莺般,袅袅婉转。

  落下的唇瓣,温热,很软。

  比之刚才的热烈,多了缕缕温柔。

  沈千寻几乎要沉溺于此。

  可事实上,她也确实沉溺进去了。

  ·

  天翻云肚白。

  靳牧寒已经穿戴整齐,手里拿着药膏,打开沈千寻的掌心,给她抹药膏。抹完手,肩膀,腿。

  沈千寻迷迷糊糊,惊醒了,眼皮半掀着,“我困···”

  靳牧寒吻落她眉间,轻声:“睡吧。”

  她眼睛一闭,呼吸又渐渐平稳了。

  太累了。

  明明还剩下最后一步,但做到昨晚那种程度,已经用完了她昨天的力气和精神。

  抹完药。

  靳牧寒给她换衣服。换好衣服后,拿出一次性的口罩给她带上,还有帽子,遮的严严实实,才一把抱起,带着离开酒店。

  上午十点,在看守所呆了一夜的章甜甜才被放出来。

  她喂了蚊子一晚的血。

  哪里睡得好觉,黑眼睛浓浓的一圈。

  章甜甜拿了手机,手机有好几通未接来电,但是,信息有五十多条。

  全是她认识的那些姐妹发来的问候。

  有暗暗的嘲讽,有明讽,即使夸她,章甜甜也不见高兴,只觉得屈辱不已。

  而一早,八卦周刊已经把她昨晚的英勇事迹全报道出来,章甜甜在路边买了一本杂志,脸一阵红一阵白。

  章甜甜有工作的。

  是名平面模特。

  在云城倒是名气不小。

  眼下,她成为了全云城的笑柄。

  章甜甜抓狂,拿出手机给章一林打电话,“大哥,那些八卦周刊都在爆昨晚的料,我没脸见人了。”

  章一林:“发你料的周刊是北港旗下的杂志社,哥警告了没用。”

  章甜甜气哭了。

  “哥哥会帮你报仇的,一定。”

  再安抚自家妹妹后,章一林吩咐身边的秘书:“去一趟第二监狱,我要见个人。”

  秘书默了默,猜到章一林要见的是谁,便劝:“章哥,你别冲动,上次的毒品风波,他可是被判了死刑,你现在去见他,不合适,你要问什么,我让其他人代劳。”

  章一林想想觉得秘书话说的没错,是他对自己妹妹的事太上心了,毕竟,章甜甜这么惨,有他部分原因。

  “我要东盛的黑料,他手里肯定有。”

  “我这就派人去问。”

  千寻工作室。

  韩星初埋头工作着。

  今天上午沈千寻没来。

  打了电话是靳牧寒接的。

  说沈千寻下午才会去公司,有什么事要汇报,下午再说。

  霎时间,韩星初想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不禁,她又捂了捂自己的腰,觉得自己最近虚的有点过分。

  她拿着文件去了周安宁的办公室,周安宁不在,不知道去哪了。

  文件一放,正要出去,有电话响起。

  是周安宁的手机。

  两人在一起时间不短了。

  快半年了。

  但韩星初没碰过周安宁的手机。

  毕竟即便是情侣,双方的私人空间还是要有的。

  铃声一直响着。

  韩星初顿了顿,还是走过去,拿起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

  没有来电显示。

  是个异地号码。

  北湾地区的。

  推销吗?

  还是诈骗号码?

  电话忽然断了。

  隔了一会,又响起了。

  韩星初犹豫了下,还是拿起手机,滑了接听,喂了一声,又问:“哪位。”

  那头,很是静默。

  没有人说话。

  韩星初喂了好几声,对方才开口:“你是谁?”

  声音偏沉,有点冷酷。

  韩星初没说自己是谁,只说周安宁不在,如果是朋友,可以等会再打来。

  对方把电话挂了。

  没两分钟,周安宁回来了。

  周安宁见韩星初拿着他手机,神色不太对劲。

  “你电话响了,我帮你接了。”

  周安宁凝了凝脸色,忙走上去,抢走手机,看到来电电话,神色更加沉重。

  韩星初有点懵,“怎么了?”她又问:“是你朋友吗,怎么没有备注的。”

  周安宁所有号码似乎都没有备注。

  包括她的。

  “恩。”周安宁拧眉,“你跟他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他问我是谁。”

  “你说了?”周安宁声线提高。

  韩星初摇头。

  周安宁从未把她介绍给朋友和家人认识,所以,刚才电话那头问她是谁,她没有说出自己跟周安宁的关系。

  她问过周安宁,什么时候带她去见见家人和朋友,但周安宁推托她了,韩星初开始有点患得患失。

  周安宁紧绷的弦松了松。

  韩星初盯着他:“我们的关系不可以说吗?”

  周安宁否认的又很快:“不是。”他似乎怕韩星初生自己的气:“初初,你信我吗?”

  “你说哪方面。”

  “我爱你。”

  韩星初抿了唇。

  这还是韩星初第一次从周安宁嘴里说我爱你三个字,不禁有点害羞,关于这点,她是信的。

  周安宁爱她。

  她能感觉得到。

  可是···

  周安宁耳朵也红了。

  一会儿,韩星初点头。

  周安宁拉起她的手,“给我点时···”话没说完,电话又响了。

  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周安宁没有立刻接。

  韩星初启唇:“你接吧,我出去。”

  “待会我再找你。”

  韩星初点头。

  她转身,出去了。

  周安宁见她身影出去后才接的电话。

  门缝没关紧。

  韩星初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

  站在门墙边。

  她听见周安宁跟对方说她只是他普通的公司同事,没什么关系,还说了一些韩星初听不懂的话。

  普通的公司同事吗?

  韩星初咬了咬唇,眼眶有点酸涩,有点委屈。

  ------题外话------

  这章的福利明天会发到正版读者群里,没有真的为爱发电,但也很香。

  带全文订阅截图找管理验证,群号潇湘评论置顶有,阅读的我待会把群号发到留言区,阅读的小可爱自找哈。

  然后,别养文。。。。。。。。。。。

  别养文。。。。。。

  别养文。。。。。。。

  再养文,你们就要抛弃我了T_T

  盗版就别加群验证了。
暖婚似阳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nuanhunsiy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