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蛮妃,有种上榻

第20章,目的是觊觎她的狼

蛮妃,有种上榻 | 作者:深海无鱼 | 更新时间:2019-04-15 22:04: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飞升之前伏天氏九阳神王最佳赘婿你是我的军令如山回到宋朝当暴君道君你是我戒不掉的心动乡村最强小神农
  蔓蔓见大家如此的僵硬,心里也是难受异常“娘亲,王妃姨姨,美男伯伯。 你们都别生气了,我真的不疼。而且,这开水虽然烫到了我的脚,但是面积不算大。

  伤口只要处理的好,顶多半月恢复了。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我自己是一个大夫,你们相信我,我真的不疼。”

  “蔓蔓,你怎么……”顾横没想到妹妹竟然还为了坏人说话,有些生气。

  “哥哥,我不想母亲为难,她和王妃情同姐妹二十年,此刻彼此都心里有结日后如何相处?”

  顾横微微诧异,妹妹竟然想到了这个份,他周到细致许多。

  “娘亲,要怪怪那个黑寡妇徐香莲,要不是她发疯要杀人。我怎么会受伤呢?不过,这样也好,有理由请假不去国子监了哈哈哈。”

  原本严肃的氛围因为她欢乐的笑声顺便变得柔和起来,长公主唇角微抽,白了她一眼“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额……”

  “那个贱人在哪里?老子要亲自手撕了她!”怒气冲天的吼声震得门帘都微微响动,下一刻,大门被一脚踹开瞬间裂成了两半。

  门口的家丁被打得落花流水,搀扶着彼此后退几步,双腿还在瑟瑟发抖。

  安王看向来人,正是顾长临,他赤目横拳身边带着一头体格硕大的银sè láng。英武不凡的将军和凶猛的狼,出现的那一刻便吓坏了众人。

  安王妃没有想到顾侯爷竟然来的那么快,还换了甲胄和武器。

  她吓得脸色惨白,哆哆嗦嗦的看向了来人。

  “顾……顾侯爷,你…冷静。此事,王爷也没有预想得到!你要怪,怪我吧。是我没有保护好侄女。”

  “滚开,老子不打女人!”顾长临伸手一推,她整个人便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分了出去,安王妃惊慌尖叫手护着自己的肚子。

  在她以为自己要面临一次遭难时,一只手稳稳的抱住了她,顺势带到了怀。

  对那双关切的眸子,安王妃有些惊讶。

  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他了?

  时间久到她都快忘记了他的名字,只记得那双桃花美目,闪耀如光。

  “爹爹,你这样会吓到人的。冷静冷静。”蔓蔓抚额,无奈的叹息一声。

  “蔓蔓,你伤到哪里啦!来,我看一眼,唉…都怪你爹我心软,把你交给这对不靠谱的夫妻。”顾长临说着,做势要去碰她的脚踝。

  他的大手刚刚碰到,便被长公主眼疾手快的一巴掌拍开“你浑身是灰尘,毛手毛脚的。别乱碰,小心伤的更严重。”

  顾长临不悦的瞪眼“你还敢说,要不是你……”后面半句,他陡然噎住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怪谁又有什么作用?

  而且妻子对女儿的爱,不自己少。

  “爹爹抱”

  蔓蔓委屈的咬着唇,伸出手搂住了顾长临的脖子,小声的在他耳边低语“娘亲刚才已经哭了一回。你可不能再惹她哭了。”

  “我……”

  “娘亲,我想吃你做的桃花羹。对了,芙蓉酥来一点。”小丫头龇牙一笑,讨好的看向长公主,小脸满是灿烂的笑容。

  安王妃首先反应过来“嬷嬷,快。去厨房拿芙蓉酥,桃花羹也快些做!”

  长公主还有些生气,淡淡的看着她“不必了。”

  “娘亲,我现在不宜移动。在这暂时呆着吧。”小丫头说完,朝着安王道“美男伯伯欠我一车的酒还没有兑现,我怕他赖账。”

  安王傻眼了,什么时候变成了一车?

  不是说好的二十坛?

  “兑现,马兑现!”

  最后,顾长临提出要亲自处置那个贱人,安王本有些不愿。可一想到是自己亏欠了人家,只能勉强答应了。

  那心里,始终感觉有一根刺一般在那里卡着。

  安王妃频频示好,可长公主依旧面无表情的坐着,除了给女儿布菜其他一律不闻。

  听到那徐香莲三个字时,她才缓缓抬头“她在哪里?”

  “天牢”

  长公主红唇紧抿,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恍然大悟。

  从安王府回来,蔓蔓感觉娘亲似乎有些冷静得过头,面始终冷冷的一言不发。

  她缩在顾长临的悲伤,小手捏着他的耳朵掐了掐。

  “吸,疼……轻点。”

  “呃呃,忘记了。我给爹你吹吹啊,这样不疼了。”

  翌日,安王府送来了很多东西。

  从补身体的药草到字画衣裳,还有那一车子的酒,隔着巷子都闻到了酒香味。

  安王妃亲自门道歉,这才让长公主面好受了一些。

  “进来喝口茶再走吧!”

  “不了,我……我府还有些事情,改日,改日再来看蔓蔓。”说完,逃似的离开了长安侯府。

  感受到身后那到目光,安王妃有些脸红耳赤。

  “人走了?”顾长临今日一身居家的圆领长袍,腰带未束整个人显得潇洒非凡。

  “嗯”

  “容儿”

  “什么事?”

  “我昨日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一时情急。”高大俊美的男人竟然像一个犯错误的孩子一般站在她面前,不知所措。

  “我知道,我…只是怪我自己!”

  “不关你的事,我这个做丈夫的,竟然让你们母女受了委屈。错的是我才对。”顾长临急忙将她抱在怀,像哄着孩子一般拍着她的后背。

  长公主静静的任由他抱着,心里五味杂陈“长临……我不该和她走的太近。日后,还是少来往吧!”

  她珍惜了几十年的姐妹,竟然利用她的孩子争宠,这无疑她欺骗自己更令长公主寒心。

  结婚那么多年,这是极少的几次看见妻子哭的像个孩子。她一向情绪腼腆,严于律己这样放肆的哭泣,让顾长临感到无的触动也很开心。

  蔓蔓还不知道母亲和安王妃之间的隔阂,可是,她感觉母亲最近对自己真的是好了很多。

  不管她睡到几点了,也不强求她看书写字,还亲自陪她吃饭。完了还送了一堆的草药给自己,对了,竟然还要出资给她建药房。

  这可把蔓蔓高兴坏了,从今以后她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摆弄药草了。

  趁热打铁,她顺便把小六的长期居住权给居住下来,但是条件是,那狼得送到“烟雨阁”让顾长临养,她只能探视的权利。

  蔓蔓严重怀疑这是他爹提出来的馊主意……目的自然是觊觎她的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蛮妃,有种上榻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manfei_youzhongshangt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