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

第20章 不要,求你

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 | 作者:维维宝贝 | 更新时间:2019-02-11 21:10: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飞升之前伏天氏九阳神王最佳赘婿你是我的军令如山回到宋朝当暴君道君你是我戒不掉的心动乡村最强小神农
  南宫寒雪高傲地勾起红唇,眼里射出的全是敌意。 “不要脸的坏女人,你终于落在我手了,哥哥不准我伤害你,却没有说不让我惩罚你,在这个家里,你要想安安生生呆下去,是不可能的!”

  说完,她转身扭动门把,直接走了出去。

  “南宫xiao jie……”洛映水徒劳无功地呼唤着南宫寒雪,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告诉她,南宫寒雪真的走了。

  “怎么办?”她摸摸早先被南宫寒雪打的那个伤口,好在伤口不深,只是破了点皮,但也足以让她对这个女孩产生畏惧。

  她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来。洛映水光着身子,绝望地想。

  浴室里没有任何可做遮挡的东西,她只能反锁门,以防止南宫寒雪再进来,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举动。

  浴室是与外界相连的,随着下午的到来,整个室内开始冷了起来,无计可施的洛映水只能将浴缸放满水,然后小心地坐在里面。

  温热的水贴合着身体,她觉得舒服极了。几天的不眠不休,瞌睡虫在温热的水的驱使下终于到来,她抬了抬沉重的眼皮,还是敌不过睡神的降临……

  睡美人?

  当南宫寒野打开卧房与浴室相通的门时,惊地发现,竟然有一位清丽脱俗的女子躺在浴缸里。

  白如凝脂的小脸看起来细腻柔滑,如婴儿般的肌肤吹弹可破。卷翘的睫毛随着均匀的呼吸微微扇动,小小的俏鼻正呼出微小的气流,不染而红的唇瓣微微开启,似乎在等待王子的品尝。

  她的眼睛闭着,看来已经睡着。

  一头如瀑的发丝沿着浴缸滑落,垂感十足,令人忍不住想要触一触,抚一抚。身体半沉入水,透过清澈的水面,可以看到里面撩人的风光。

  虽是无意,却足以魅惑人心!

  南宫寒野的身体起了明显的变化,没想到,自制力一向甚高的他会被缸这女子的小小举动而撩拨。

  他不满地抓抓如墨漆般的发,无法收回注视女孩的目光。

  那女人堪称完美,如果不是额间的那一个小小的伤疤略有破坏的话。那伤疤带着粉色的印迹横陈额际,虽然不长,但足以让人看得真切。

  即使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容貌,却也足以让她的xìng gǎn大打折扣。不过,在此同时,也为她增加了一份温婉柔美和楚楚可怜,让几乎呆掉的南宫寒野意识到,这个女人并非童话的美人,而是突然闯入的冒失鬼!

  不!不是突然闯入的,绝对的是有意为之。

  洛映水,真是太大胆了!

  他早已派人调查了这个女人,她的表面身份只是一个低级市场里卖鱼的女人,似乎并没有理由参与到他的事里来。不过,他一向不敢轻视父亲的办事能力,一心想将他收回南宫社的父亲什么事情办不到!更何况只是漂清一个杀手的身份。

  没关系,他有时间和他,还有她玩duǒ māo māo的游戏,他倒想看看,最终鹿死谁手,又是谁战胜谁!

  至于这个女人,他一定要慢慢地折磨她,不仅要让她如实交待与父亲的阴谋,更要让她为纱儿的死付出该有的代价!

  一想起弥纱儿,南宫寒野的脸闪出危险的讯息。竟然连他的女人都敢撞,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起来!”磁性的嗓音里发出的是无情的断喝,配合着声音,南宫寒野的铁臂紧紧地钳着洛映水的臂,毫不怜惜地将她拖出了浴缸。

  剧烈的疼痛让洛映水深深皱起了眉头,却并没有呼唤。她睁开无辜的眸子,发现自己已经掉在了缸外的地板。

  冰冷的气息袭击着全身,她忍不住打了一阵寒颤,随即清醒过来。

  清灵的眸寻视一阵,很快发现了如tiān huáng般高高站在她面前的南宫寒野。

  “啊——”她终于发出了尖叫,迅速用手抱住身体,以求尽可能多地遮住身体部位。

  南宫寒野冷眼看着洛映水的一切举动,唇角一勾,展开一个足以令人化冰的冷笑。

  在他看来,洛映水不过是欲擒故纵。

  “你怎么会进来的!”洛映水抱着身体不断地缩紧,并尽可能地往外退着。她觉得羞极了。明明自己已经将门锁得好好的,他怎么可能进得来?

  “怎么?难道这不是你的计划之一吗?”头顶的南宫寒野单手撑在壁,懒懒地注视着眼前的人,给洛映水一种自己已成猎物的感觉。

  他在说什么?计划?什么计划?

  洛映水如落入云雾般,对他的话完全不理解,只能无助地摇摇头。青丝垂下,遮住了她光滑如脂的美背,并挡住了一部份外泄的胸前风光。

  只是,那两束目光太锐太利,她根本无处可遁。

  没有心情去细究他所说的所谓计划,此时的她只想找到一点点的东西可以遮住自己的身体。不敢看他的脸,洛映水只是盯着他的脚尖,轻声求道:“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套衣服。抱歉,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衣服?”南宫寒野没有任何的行动,继续以原有的姿态盯着她。“你特意不穿衣服,不是为了演这一出吗?看来,我让你到南宫别墅赎罪的做法正好深得你意。”

  “不,我没有在演戏,我的衣服被……”她想起南宫寒雪那张扬而带着仇恨的脸庞,没有再说下去。害死了她未来的嫂子,这点报复本算不了什么。却没想到,会让她如此之尴尬,难道南宫寒雪要的是这样的结果?

  洛映水的欲言又止在南宫寒野看来,是找不到借口的慌张,看来,人不可貌相,这样表面柔弱的女人,却有着这样深沉的城府。不过,在他南宫寒野面前,任何面具都会被他狠狠地纠掉!

  今晚,他同样打算将这个女人的假面具纠掉!

  他拉一拉xìng gǎn的唇,展开一个迷人的笑。这笑在洛映水看来,却是致命的,她从感受到了危险。

  害怕让她顾不得身体的chì luǒ,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想要拉开浴室的门逃出去。只是,还是晚了一步,南宫寒野已在她手触到门把的那一刻,她的手紧紧压下,挤在门与他的手之间。

  洛映水身体已经没有任何遮拦,一股若有若无的体香传入鼻息,不可否认,她是诱人的。

  南宫寒野的身体再次强烈地反应着。他并不隐瞒,反而将xià tǐ贴了洛映水柔软的身体,隔着薄薄的衣料磨索。

  “啊——”洛映水吓得连连退出。不过,她被挡在他与门的间,根本无路可退。闪动的泪光终于滚落下来,她害怕得流下了眼泪。

  此时,她的背对着南宫寒野,清晰地感受着来自他的体温以及身下的灼热。

  算再无知,她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求你,放了我!”滚在脸的泪珠诉说着无助,她微转着脸庞,却不敢正视于他。侧脸线条柔美,在惊吓,更添妩媚。是今夜的灯光有问题吗?南宫寒野摇摇头,甩掉了心那种怜悯,决定今夜一定要好好惩罚这个女人。

  收回一只手,在洛映水以为他要放过自己的时候,他另一只手已落在她的……加重力道,直到她痛得咝咝吸气。

  又羞又怕,洛映水急切地想要扳开他的手,只是,他的手如铁臂一般,根本拉不动半丝半毫。她的身体被他用只手牢牢控制,更多的泪水滑下,她开始抽泣。

  “不要,求你……”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可以马死掉。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如此对待过,她无助极了。

  “求我什么?”南宫寒野咬着牙,另一只手落在她的颌下,狠狠地将她的侧脸扳回,正对着他。

  算近看,她的脸仍细腻光泽,没有一丝杂质,泪光一闪,楚楚可怜,妩媚动人。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出自于一个市场,做卖鱼的生计。这一次,父亲可真是大意了!

  “求你放了我,不要……”无限的恐惧笼罩着她,害羞的话无法说出口,她的脸涨得红红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像风无助的落叶。

  南宫寒野觉得可笑极了,这样的把戏他见多了,这个女人这么喜欢玩这种没有新意的老把戏吗?

  他刀刻般的脸闪出的是愈加的不屑与鄙视,心里却狠不得马撕开她虚伪的面具。

  “太精彩了,要给你颁奖吗?”他冷哼着讽刺。

  洛映水并不明白他的意思,恐惧令她失去了听话的能力,只是不停地摇着头,希望眼前这个男人可以放过自己。是她们不对,害他失去了最爱的女人,她没有奢望得到他的原谅,只希望他不要再这样疯狂下去。
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gaolingzongcaidedizhaixinn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