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七十九章 死的不冤

穿越之教主难为 | 作者:扬秋 | 更新时间:2019-05-16 04:29: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逆剑狂神萌宠甜心:慕少追妻81式官印青梅小甜妻:竹马老公,宠宠宠农门悍妻:败家媳妇放肆宠从今天开始当神豪重生之大学霸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飞升之前
  平亲王妃和世子虽想对平亲王下手,可是他们不敢贸然行动,就怕没成功,反倒倒大楣,为求稳妥,他们花了大半个月,才找到突破口。

  “你确定这个丫鬟能行?”

  “能。”平亲王妃冷笑,“要不是为着这事,我都忘记你父王身边,还有这个丫头在了。”看白发苍苍的母妃咬牙切齿的说道,平亲王世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印象中,他的母妃是那么端庄典雅的一个女人,养尊处优的她,脸上皮肤光洁滑嫩如幼儿,妻子就曾怂恿他,去向母妃打听是如何保养的。

  可眼前的这个苍老面容扭曲的女人,哪还有昔日的风采?

  “这个丫头是谁?”

  平亲王妃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她啊!她是你妹妹。”

  妹妹?

  世子不敢置信的望着亲娘,“是父王那个妾室所出?”

  他父王不止有正妃、侧妃还有许多妾室,是那个妾生的女儿,竟然在王府里当丫头?而且还是在父王的书房里侍候?

  “她啊!她娘叫宣明薇。”

  宣?是曾为首辅的宣老太爷那个宣?等等,宣老太爷的女儿怎么可能和他父王……

  “她娘是宣老头最骄傲的女儿。”世子连忙在脑中搜索着,宣,宣老头,不对,宣老太爷最骄傲的女儿。

  “现任次辅张大人的妻子,宣老太爷的嫡长女?”世子总算想起来了,次辅张大人的妻子不就叫宣明薇吗?

  “对,就是她,那丫头叫念薇,呵呵,念薇。”

  难不成是父王和张夫人所生?

  “就是你想的那样,那女人不愧是首辅的女儿,多能耐啊!背着丈夫与你父王有了私情,还生下一个女儿,你父王不愿女儿认张大人为父,就把她抱回来。”

  平亲王妃冷笑,“他把那死丫头抱回来后,骗我说是在外头捡到的,呵,当我是傻子吗?那么好骗,光看那孩子的穿著,我就知道,这不可能是被人遗弃的孩子。”说到最后,因为太过激动而开始咳嗽。

  世子忙倒了杯茶给她。

  平亲王妃一口饮尽,喘了口气才道,“那孩子身上的衣服和襁褓太干净了,像是穿好包好就一直被人抱在手里,根本就没有放下来过。”

  世子抚额,他娘关注的焦点真特别,难道不是应该先注意这孩子哪来的,谁生的?

  “你父王跟我说,那孩子是夜里就被人丢在荒郊野外的,可那是夏天,夜里把孩子扔在野外,她能不被蚊虫叮咬?”

  “也许她身上有防虫的香囊呢?”

  “对,也许她身上有防虫的香囊,既然都要丢掉这孩子了,还特意给她带上防虫的香囊?”

  平亲王妃斜睨着儿子道。

  世子讪笑,好吧,他娘说的有理。“那您怎么知道她是父王和她,她娘……”

  “这种事情啊!她瞒得过张大人,却瞒不过娘家人,若不是她娘家人帮她遮掩,她能瞒着人生下女儿?”

  世子完全想象不出来,一个已婚妇人,要如何在丈夫、婆家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产女。

  “想象不出来?”

  世子点点头,他是真无法想象。

  “宣明薇很聪明,非常的聪明,我们前后脚出阁,可是她比我早生子,早在婆家立稳脚跟,她还知道,你父王对她求而不得。”

  因为距离产生了美感。

  宣明薇就是平亲王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与红蔷薇。

  “母妃,父王和她,是不是您误会了?”

  “这可是她和你父王亲口承认的。”平亲王妃直接敲灭了儿子的希冀。

  世子抬手抹脸,平亲王妃又道,“你父王把她抱回来,想要让我记在名下,抱养在身边,真是可笑,我有亲生儿女,为何要抱养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婴充当嫡女?就算我要抱养孩子养在身边,府里就有庶女可供我选,何必抱养那孩子?”

  “父王为使您抱养那孩子,就跟您老实招了?”

  “自然,不过我没松口,就要求见孩子生母。”

  为了这个不能相认的女儿的前途,宣明薇破天荒的来见她,跟她坦承了所有的事情。“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跟我说,她和你父王是真心相爱的,我应该为她没破坏我的家庭感谢她,因为只要她想,你父王就会休了我改娶她。”

  世子张目结舌的看着平亲王妃,宣明薇不是首辅的女儿吗?怎么这么不要脸啊?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她说,让我代她抚养她和你父王生的女儿,是我莫大的荣幸,我应该对此感恩戴德,立刻就应承下来,好生照料她的女儿才是。”

  “她不怕您把这事抖出去?”

  “她敢到我跟前来耀武扬威,自然是早就做好万全准备了!”平亲王妃苦笑,“后来我派人去查,她是借回家探望生病的首辅夫人,和你爹私会,怀上之后,她想打掉,你父王不肯,派人守着她,她娘假称病了,要女儿侍疾。”

  就这样名正言顺的待在娘家安胎,其中张大人也曾多次前往岳家探视妻子,不过家里有美妾侍候着,对妻子长期不在家,倒也不以为意,倒是张大人的母亲曾向亲朋抱怨,儿媳实在心大,就这样把家丢着,守着娘家老娘。

  虽是抱怨,可张家的亲朋好友谁看不出来,张老夫人是在显摆自家儿妇孝顺,她亲家可是首辅呢!这些亲朋好友们谁不因此巴结他家?

  直到瓜熟蒂落产下一名女婴,她便假称侍疾辛苦病倒了,坐足了双月子。

  “那后来,怎么没养在您身边,反倒在父王书房里当起丫鬟来了?"世子问。

  “后来啊!那丫头跟在我身边,三天两头的病,你父王大概是怕我弄死她,就把她接去书房养着。”

  可是在书房里头养着一个孩子,不是件简单容易的事,尤其平亲王野心颇大,企图问鼎大位,书房常有幕僚门客出入。

  平亲王是很想直接挑明,平亲王妃容不下他这女儿,可是他要怎么向这些人交代女儿的身世?说她亲娘是宣明薇?此言一出,大概会被读书人骂得狗血淋头吧!因为宣明薇可是他们那一代读书人心目中的女神啊!

  他不敢说,可平亲王妃不怕,她恨不得在所有人面前揭穿宣明薇的假面具。

  于是平亲王只得把念薇当丫鬟,养在书房小院里。

  念薇的年纪要比季瑶深大,季瑶深都已出嫁生子,平亲王妃没想到念薇竟然还在书房里当差。

  “您打算拿她怎么办?”

  “怎么办?”平亲王妃冷笑,“我们什么都不必做,只需让人把她的身世捅给她知道就行,让人把她盯紧了,不用拦着她接近你父王。”

  让人告诉她她的身世,又不拦着她接近父王,那岂不是让她直接跑去质问父王了?“这能行?”

  “放心吧!她啊!跟她娘一个脾气,性子高傲无比。”尤其又是自小被平亲王娇养在书房中长大的,自认在平亲王心中,在王府里身份不一般。

  她已二十出头,却迟迟未许人,兴许她心里还以为,平亲王在等她长大,好将她纳为妾室呢!她绝对想不到,她以为的良人,其实是她的父亲。

  多年梦想破灭,心中的倾慕的对象,高大上的形象一旦轰然倒塌,那杀伤力,可想而知会有多么可怕!

  世子光想,就觉得浑身直抖,他无法想象,念薇一旦知道真相会如何?

  她想杀人!

  她以为自己是孤儿,是被平亲王捡回来的孤儿,因为她的美貌与聪慧,所以王妃容不下自己,王爷因此把她娇养在书房中,及笄前她什么都不敢想,及笄后,知府中丫鬟二十岁出府,除非是特别得宠的,才会被主子留在身边继续侍候。

  这个留,可就有许多种解释了。

  有的是留下来做妾的,有的是留下来,好帮着主子把眼前事做完才嫁出去,念薇以为自己是被王爷留下来,等着被收房的。

  万万没想到,她心心念念想要拥有的爹,竟然就在她身边,如果她亲爹的王,为何他不把她记在王妃名下?不让她认祖归宗,为何让她当丫鬟?

  她娘是谁?是王府的侍妾,如果是,她就是庶女,不该是丫鬟啊!

  难道是她娘得罪了王妃,王妃发话,不许王爷认她?

  她满腹疑惑想不明白,世子的人还没进行下一步,她已经自行冲去找平亲王了。

  平亲王没想到念薇会问这些事。

  “我不是说了吗?你是孤儿,我有一回出门办事,一大早出门准备回家时,在路边看到你被人扔在草丛里头,然后就把你救回来。”

  “那我娘呢?”

  “你娘?”

  “是啊!我那时还小,肯定没办法自己去郊外,那是谁把我扔在那里的呢?我娘?还是我爹?还是家里的下人?您是王爷,肯定有办法查,是吧?”

  “我……”

  念薇说个没完,把平亲王气得够呛,直接就吼出来,“我就是你爹,亲爹,你满意了?”

  “不满意,你是我爹,那谁是我娘?我娘既然生下我,为何不要我?”

  “她没有不要你,她,她是有苦衷的。”

  “什么苦衷?”

  素来所有的孤儿都喜欢怀想自己的亲爹亲娘,为何不要自己,他们可能是被人偷走的,他们一直以来都在寻找自己云云。

  念薇自不例外,她也是常常幻想着自己的身世,自己的亲爹娘,可她万万没想到,她倾慕的王爷就是她亲爹?这叫她简直无法相信。

  既然把她带在身边,为何不给她庶女身份?为何她已年过二十,还不为她找婆家?

  平亲王只得把她带进书房,为她一一解惑。

  “你娘她很爱你,只是,她,到底还是别人的妻子。”

  别人的妻子?!!念薇如遭雷击不敢置信的看着平亲王,“您的意思是,我娘她,她是,有夫之妇?”

  她就是她娘和她爹私通的私生女?

  “你,你不要伤心,你娘和我是真心相爱的,只是,我们背后到底牵扯了太多人家,我不可能和王妃和离,你娘她,她也不可能和她相公和离,所以,所以我们,我们……”

  平亲王原本理直气壮的,可在女儿那双明亮的灼人的眼睛直视下,最后狼狈别开眼,不敢再和女儿对视。

  “我娘是谁?”

  “她,姓宣,是现任次辅张大人之妻,前任宣首辅之女。”

  她的薇字是从她那里来的?原本一直以为自己的名字是平亲王所起,是因为疼爱她,对她另眼相看,所以……

  “书房小院里种的蔷薇,全是因为她?”而不是因为我?

  平亲王点头,不过又立刻解释,“你娘和你一样喜欢蔷薇。”

  她并不喜欢蔷薇,她是因为自己的名字里有薇字,又以为平亲王喜欢,所以她才喜欢的。

  念薇到底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到底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她狼狈的推开想上前拥抱她的平亲王。

  平亲王想给她一个父亲的拥抱。

  可是在念薇眼中,这个动作无比恶心!

  要是在今天以前,她会为王爷的这个拥抱欣喜若狂,因为他是自己倾慕之人,可现在,现在,她知道了!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把她当丫鬟下人养在身边的父亲,明明是她的父亲,为何不认她?为什么把她当下人养大?

  他不承认自己是他的女儿,还说什么她娘和他真心相爱,自己是她们两的爱情结晶,混-蛋!

  她为自己曾把父亲当成倾慕的男人感到恶心无比!

  她冲出去书房小院后,立刻就被世子的人带走,平亲王派人追出来时,己经不见人影。

  平亲王并不担心女儿,但他怕这事会被传出去,他和念薇并不足惜,可明薇……

  这事要是传出去,对明薇会是致命的打击。

  他赶忙派人去通知宣明薇,此时的宣明薇一家老小,正陪着已致仕的宣老太爷,在京城外的温泉客栈玩。

  平亲王的人到张家扑了个空,又往宣家去,这才知道两家人都去温泉客栈了,他们又忙转往温泉客栈。

  隔天回转京城时,在城门处竟得到平亲王过世的恶耗。6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chuanyuezhijiaozhunanwe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