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瑞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3.黑暗引导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作者:驿路羁旅 | 更新时间:2018-12-20 23:21: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花都神医陈轩武神血脉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来自地狱的男人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重生之大学霸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神医凰后)最强升级系统都市最强兵魂今天开始做项羽
  卡萨纳提尔不愿意解释自己数百年的时间中都去了哪。

  纳斯雷兹姆们很怀疑,那是一段很丢人的历史,尤其是被他随身携带的,恐惧议会的力量之证,魔刃“天启”的失踪,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

  但没有人去揭露卡萨纳提尔的丢人过去任何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不过恐惧魔王们是多疑的,虽然卡萨纳提尔为他们勾勒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未来,而且还拿出了证据,但不代表着恐惧魔王就会信任他。

  “嗡”

  黑暗的魔力隐晦的在洛丹伦最神圣的修道院的黑暗中飘荡着,那是一块从灵魂中切下的细小碎片,缠绕着黑暗诡异的光晕,这块碎片被5个恐惧魔王领主翻来覆去的检测了十几分钟,直到最后,他们才真正确认了卡萨纳提尔的身份。

  纳斯雷兹姆是独特的个体,这些诞生于最幽深扭曲虚空中的恶魔身魂合一,他们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躯体和灵魂的分别,这也就意味着,恐惧魔王是基于灵魂之上存在的实体,要分辨他们的身份就很简单,只需要检测灵魂就可以了。

  “检测完了吗?能确定我的身份是你们的前任领主,而不是一个弱小的人类灵魂冒充的吗?”

  卡萨纳提尔非常不屑的,而且很没有风度的坐在马厩的栏杆上,用一种诡异的声音嘲讽着自己的同族:

  “几百年的时间都过去了,人类都学会了用侦查魔法检测对手,你们却还在用这种老古董的血脉检测,提克迪奥斯这几百年来都做了什么?把我原来勇于探索的同胞们都变成了一帮只会xxx的xxx吗?”

  “用词太不文雅了,你的脾气还和以前一样,我的朋友。”

  魔王贝恩霍勒走上前,将那块灵魂碎片递还给了卡萨纳提尔,他眯起眼睛说:

  “你要理解,这是多事之秋,军团要入侵这个世界,污染者的脾气也知道,一旦出了差错我们可就要遭殃了。”

  “阿克蒙德算什么?一个没脑子的蠢货!”

  卡萨纳提尔不屑的说:

  “据说他曾经还是德莱尼人法师学院的院长,瞧瞧他现在,大概是几千年不动脑子,已经退化成了原始人,看着吧,贝恩霍勒,这一次他就要为自己的傲慢吃个大亏了,嘿嘿,你们都小看了南疆的亡灵,而我曾很近距离的观察过他们你们会被他们吓一跳的。”

  “好了,别卖关子了,卡萨纳提尔。”

  恐惧魔王领主瓦里玛萨斯走上前,一脸不耐的说到:

  “大家都签署了灵魂契约,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了,说说吧,你隐藏起来的那个秘密,关于军团入侵的传送门,和那些让人感兴趣的创世之柱。”

  “咳咳”

  卡萨纳提尔挥了挥手,让众人靠近,他清了清嗓子,这才低声说道:

  “在上一次欺诈者执行的秩序破坏的战争里,那个被他操纵而又叛变的兽人术士,古尔丹,他死的时候,我就在不远的地方观察着这一切有一样东西,当年黑暗泰坦进入这世界时候遗留下来的,专门用来打通各个世界空间壁的法器萨格拉斯权杖,你们没忘记吧?”

  “当然没忘记,但那玩意在南疆亡灵攻破卡拉赞之后就失踪了。”

  玛尔甘尼斯找着下巴,一脸晦气的说:

  “就在几个月之前,我还被提克迪奥斯派去找它,差点被一个强大的巫妖当场捕获,真是晦气。”

  “我的天呐,你们的脑子都是摆设吗?”

  卡萨纳提尔恨铁不成钢的骂到:

  “提克迪奥斯让你们怎么干,你们就怎么干?你们是疯了吗?那么重要的东西,你觉得亡灵会任由它继续存放在艾泽拉斯?别忘了,南疆亡灵的领袖,泰瑞昂.黎明之刃在德拉诺击败过卡扎克,他似乎是一个先知一样的角色,他很清楚这权杖会带来什么,必然会把它存放在最安全的地方是的,我说的就是德拉诺世界的黑暗神殿别告诉我,你们连这个消息都没打探到?”[穿越]男主决战娱乐圈

  “咳咳”

  瓦里玛萨斯的面色有些诡异,他咳嗽了两声,说到:

  “我们当然知道那个地方叫黑暗神殿,但黑暗之门被亡灵封锁着”

  “啊哈!”

  卡萨纳提尔用一声嘲讽打断了瓦里玛萨斯的争辩,他用一种看弱智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同胞:

  “你别告诉你,你们连那么点封锁都混不过去!你们可真给光荣的纳斯雷兹姆丢脸!也许我该在这里除掉你们,免得你们以后因为自己的愚蠢主动踏入陷阱”

  “我们当然能!”

  瓦里玛萨斯被前第一领主连续不断的嘲讽弄得有些恼羞成怒,他大声喊到:

  “只是我们一直在北地活动!提克迪奥斯要我们隐匿自己,免得被发现。”

  “小声点,蠢货!这修道院里最少有三个能净化你的大骑士!”

  卡萨纳提尔骂了一句,他阴狠的目光扫过眼前的众人,他低声说:

  “多动动脑子!你们是恐惧魔王,不是只有肌肉的深渊领主,现在,听我说我知道去黑暗神殿偷萨格拉斯权杖对你们来说太难了,所以我会去做!但在我冒险的同时,你们也要肩负起自己的责任,要在整个世界的范围内同时打开数个传送门,我们还需要记载着整个世界魔力节点的麦迪文之书!”

  “麦迪文之书也失踪了。”

  玛尔甘尼斯低声说:“人类把它藏在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据我所知,那地方也只有达拉然的六人议会知道”

  “如果谁都知道,还需要你干什么?算我求求你了,玛尔甘尼斯,别秀自己那可怜的智商了好嘛?”

  卡萨纳提尔用一句犀利的嘲讽让玛尔甘尼斯闭上了嘴,他的眼睛翻了翻:

  “除了六人议会之外,还有个人知道当然,那就是我!无所不在的“隐匿者”卡萨纳提尔,我都说了,这个世界对我而言没有太多秘密那本书被收藏在托尔巴拉德的监狱里,有一头被召唤的法力恐魔守护着它,那东西很危险,所以我需要两个人合作去偷它”

  前第一领主的目光在眼前的恐惧魔王们身上流转着,就像是挑选着战士,片刻时候,他的手指弹起,对被指着的两个恐惧魔王说:

  “玛尔甘尼斯,你和贝恩霍勒一起去!必要的时候,你要做好暴露并且逃亡的准备。”

  贝恩霍勒脸色不变的接受了自己的任务,这个恐惧魔王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要比在身边这些毛毛糙糙的后辈们更值得信赖,而玛尔甘尼斯有些不情愿,但面对强势归来的卡萨纳提尔,他不敢提出反对的意见。

  这个归来的第一领主,说实话,可比现在的领主提克迪奥斯难说话多了,但正是这种无所不知的强势,却让周围的恐惧魔王都感觉到了提克迪奥斯无法带给他们的安心。

  再狡诈的种族,也需要一个睿智而服众的领袖,只有最奸诈最无情的那个,才能成为恐惧魔王的第一领主,这一点,是天性狡诈但缺乏担当,甘愿服从欺诈者的提克迪奥斯做不到的。

  “最后一样东西,是一个强大的魔力源,就如我所说,就算抽干了整个达拉然,又能开启多大的传送门呢?”

  卡萨纳提尔的手指撑着下巴,他眼中闪过狡诈的光芒:

  “我们需要更强大的魔力源,我找到了两个,一个是卡利姆多暗夜精灵的世界树诺达希尔,那棵树是生长在一个微型的永恒之井里的,它具有的魔力可以顷刻间摧毁一整个大陆,但要获得它的难度有点高,所以我们还有个备用的选择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同样是基于永恒之井的原理制作的,三样东西联合在一起,我们根本不需要什么亡灵天灾,就能打开足以容纳整个军团通过的传送门。”七夜枭宠:战神王爷冷情妃

  “瓦里玛萨斯和德赛洛克,你们两个回去北地,安抚提克迪奥斯,别让他知道这一切,那个杂种会为自己的懦弱付出代价的,我向你们发誓!一个更好的时代即将到来!”

  卡萨纳提尔站起身,搓了搓手,对其他恐惧魔王说:

  “等你们做完这一切,等到军团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们就开始第二阶段,在混乱之下,寻找我们需要的东西。”

  恐惧魔王们对这个安排无话可说,一方面,卡萨纳提尔很有担当的主动承担起了最危险的任务,另一方面,他们狡诈的智慧足以分辨出,就算卡萨纳提尔的安排失败了,隐匿于黑暗中的他们也不会遭受任何损失。

  这根本不需要思考,下一刻,恐惧魔王们纷纷点头答应,然后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这昏暗的马厩。

  在等到只剩下卡萨纳提尔和贝恩霍勒的时候,这个上一个时代的老恐惧魔王才低声问到:

  “卡萨纳提尔,这一次归来的你变得更睿智也更疯狂了,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在策划些什么?”

  “我不是已经都说了吗?”

  大骑士一脸严肃的说:

  “一个新时代,属于纳斯雷兹姆的时代。”

  “得了吧,你能骗得过这些后辈,可骗不过我!”

  贝恩霍勒嗤笑一声,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大骑士:

  “我曾和你合作过数百年,我知道,在你的手中,一个阴谋的结束就意味着另一个阴谋的开始,你在这个世界隐匿了数百年,肯定不只是找到了这些东西,告诉我,我才能信任你。”

  “好吧,你果然是最难对付的那个。”

  大骑士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他轻声说:

  “我要杀了他,借助这个世界的力量,杀死阿克蒙德,在这个世界,让他挫骨扬灰,把他彻底埋葬在这个世界,只有顶端空余的位置,才值得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他和欺诈者的位置,本该是属于我的贝恩霍勒,我们才是第一批为黑暗泰坦效力的人,凭什么让两个后来者骑上我们头上?”

  “提克迪奥斯想都不想的事情,我要亲手完成我要用这种方法证明,纳斯雷兹姆,才是黑暗泰坦最值得依靠的力量!你你会帮我吗?”

  贝恩霍勒似乎被这个猖狂的发言镇住了,但几分钟之后,他发出了畅快的笑声: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你果然还是数百年前那个桀骜不驯的第一领主时间没有改变你,也没有改变你对污染者和欺诈者的憎恨,我当然愿意帮助你成为传奇,就应该从杀死传奇开始!”

  “当然!”

  大骑士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低声说:

  “它会是一个新时代,一个更美好的时代,它必须是!”

  暴风城被摧毁的圣光大教堂下方的密室中,泰瑞昂静悄悄的坐在这里,在他眼前,是一颗悬浮于空中的黑暗宝石,他在等待着什么,连带着他怀中的小猫,似乎都感觉到了这死灵之王内心的焦躁。

  “叮”

  一声轻响,让泰瑞昂睁开了眼睛,在眼前的黑暗宝石之上,一抹诡异的文字一闪而过,黯刃之王的眼睛又一次眯起,片刻之后,他站起身,悄无声息的退入了黑暗之中。

  “宝物已经到手,锻造即将开始。”

  “通知麦拉,打开熔火之心的入口,让黑铁区的战士们集结是时候解决拉格纳罗斯留下来的一切了,顺便告诉我的小多尔南,带着她的新朋友们来艾泽拉斯吧,她的老父亲,需要她的力量。”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最新章节http://www.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娇宠爱妻:乖,到我怀里来错恋成殇: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军少,放肆宠!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剑魁天帝别秀了这个领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